梁文道:傻瓜,这是经济!

中环排档民园面家被迫结业,利东街居民自力规划保留案则被城规会否决,这两件事有什么共通点呢?我们的第一反应或许是慨叹香港传统文化的失落,老香港街头景观的不再。如果拉上经济角度,或许还可以指出这些风景的渐次失落,可能会打击了香港的旅游业。正好最近刚有调查发现部分自由行游客觉得香港愈来愈没吸引力,重游价值不大。我们可否衡量一下,每天「幻彩咏香江」用钱烧出来的烟火,与几间排档一道老街比较起来,谁更有魅力?

责怪香港人没有文化,批评政府或城规会及市建局一类的官方机构没有视野,是一种很直接的情绪反应,甚至直接到了浅薄的地步。我们的官员真的没有视野没有文化吗?以民园面家为例,有官员响应提问时答复,它的结束不代表云吞面文化的消失,因为它可以搬进街铺营业。难道他们就真的听不懂别人说的话,不知道大家惋惜的是「排档文化」,而非「云吞面文化」吗?我不相信。我甚至不能相信说民园面家一类的排文件制造噪音、卫生欠佳是政府决心收拾排档的真正理由。大家想想看,比起香港,东京是更干净还是更脏乱呢?日本人是更注重卫生还是更不顾清洁呢?为什么东京政府仍然容许街头拉面档的存在呢?我不相信我们的政府比不上东京政府,不知道如何营造一个安全卫生的街头熟食环境。环顾东亚这么多个城市,汉城、北京、上海、台北、广州、吉隆坡、曼谷甚至新加坡,没有一个城市的政府打压街头商贩和排档如香港这般严厉。为什么?

20世纪的50年代,负责管理小贩的市政局曾经订立明确的小贩政策,在规管秩序及卫生的前提下仍然承认小贩这种行当是很重要的。因为小贩提供了很多就业机会给骤增的贫困人口,给了他们自力更生的空间,而且也让市民可以用低廉的价格满足生活上的需求。其后,市政局的小贩政策日趋严格,小贩管理队的规模则不断扩大,其开支到了1997年甚至达到一年11亿元的地步。为了收缩街头小贩和排档,政府可说是不顾成本也要达成目标。

那么,各种「非法」的无牌小贩是不是真的危害到了市民的健康安全呢?恐怕不是,因为光顾小贩最危险的时刻就是遇上「走鬼」,假如政府不捉小贩又何来「走鬼」?如果怕他们的熟食不清洁,何不合法地发给牌照再按规定监控呢?事实是政府立意要收回所有合法街贩的牌照,才有今天民园面家结业的风波。

从市场规律看来,小贩其实很懂得响应消费者的需求。在他们仍未被大举扑灭的年代,很多公共屋和旧区街道都会在下午4时左右开始形成「黄昏市集」,这当然是放学学生和家庭主妇吃廉价点心的HappyHour,也是下班人流出现顺路购买现成晚餐配菜的时候。小贩们自力创业,完全不违反自由经济原则。怕他们逃出税网的话,还可以用牌照方式规限。那么他们到底错在哪里,导致香港政府务必去之而后快呢?

小贩就是错在没有租铺。不租赁商场和街道上的铺位,他们的营商成本就会变得很低,不利于花钱租赁铺位的竞争对手。如果人人都可以自由地在街头摆卖,那么商场要靠谁来填满呢?而香港政府的主要收入来自土地,土地则经过买卖而成为香港龙头产业地产业的「垄断地租」(monopolyrent);透过房地产交易,香港遂成为国际金融投资资本最理想的市场之一。换句话说,小贩和排档之罪不在不安全,不在不卫生,亦不在不交税,而在于它违背了香港经济的主导逻辑,所以它注定是一种不入流的「非正式经济」。

同样道理,市区重建局之所以不愿意采纳日渐通行国际的住民参与式旧区规划,原因也在于它非得搬走原区居民不可。唯独如此,它才能完整地把一块空白的土地卖给地产商,让旧区变成加入市场的新资源。而且也只有如此,以商业模式运作的市建局才能分得花红。这才是市建局「活化市区」和「改善居民生活」等言词背后的真正动力。

利东街重建案有趣的地方,是行动原则不变的市建局和城规会遇上了新时代。在这个讲求创意经济,世界各地争相以本土文化特色竞争游客和创意阶层的时代里,以经营喜帖印刷零售知名的利东街也被认定是一种「老湾仔的文化象征」。所以城规会才会要求市建局在重建此区时切记要保留它的特色,市建局也才会主动提出定将保存利东街代表的传统婚姻民俗色彩。毕竟这是一个土地不只是一块土地的时代,一块土地的价值不只是由其所在区位决定,还包括了附染其上的文化价值。正如纽约苏豪区的地价之所以昂贵,必然与它的文化艺术风情相关一样;利东街的重建如果在商住楼宇之外多一小座婚俗博物馆,甚至留一幢唐楼,不只不是浪费资源的多余之举,反而是替产业增值的妙事。

但问题是这等增加了的价值来自哪里?利东街的婚俗形象不是来自政府的英明规划,也不是来自地产商的营销策略,而是来自利东街一群小业主小租户几十年的开发经营。所以,若利东街日后新建物业的价值因为其特殊文化定位而有所增加的话,肯定离不开那些要被迫迁离但却始创这些附加价值的居民。不知市建局付给利东街住户的赔偿金额可有算到这点?

准此我们可以猜测民园面家未必不会有复活的一天,只要那一天有人发现中环某条老街可以化身成香港大牌档文化街,把它发展成商住综合物业,底下的街道变成行人专用区租给商户,而且设计成传统排档格局。民园面家当然可以重返中环街头,只要它交租的话。

【来源:明报-笔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