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别人的经验使你解放

由于直到目前为止,我都只喜欢过女人,而我是个男人。所以当我第一次知道这个世界有同性恋这回事之后,我就对同性之间的爱情故事很好奇。并非因为我从来对陌生的有偷窥之欲,而是我很想知道作为一个异性恋,在看同性恋的情欲故事时会有何感受。我们的主流社会充斥着各种有关爱情的影像、文字与声音,里头总是一女一男的角色、桥段和情节。在这样的环境底下,一个同性恋者如何养成?她在看着那些悲壮、凄酸的异性爱情巨片时,可会生起一点无奈,可会比我多一重主动去转化主角的性别?有时候我甚至想如果同性恋才是主流,我在看着充满她们的措辞的小说时,我会不会有透不过气的压迫感?我须不须要遮掩一下自己的什么?

具政治效果的爱情故事

对像我这样的人而言,《月亮的骚动》虽然又是一本平常的爱情故事集,只不过是一本《她她的初恋故事:我们的自述》,但有非常的政治效果。据说这本由金晔路主编的二十六个港澳女孩第一次喜欢上另一个女孩的经验自述集,是近期商务网上书店畅销榜中的十大之选。我猜读者之中除了厌倦主流爱情故事和外文书,想知道更多熟悉环境中其他同志的经历的人之外,可能也有抱着和我相同看法的异性恋。

对我这类人而言,《月亮的骚动》的第一个政治效果是它竟然真的很平常。虽然结集在「她她的初恋故事」这个名目之下,但这初恋与我熟悉的初恋很相似,同样的患得患失,同样的牵肠挂肚,同样的事过惘然。如斯平常,如斯平常地叫人共鸣,可以令最把同性恋当作异类的人也发现「正常人」不只是自己。就此而言,我强烈推荐这本书给明光社的朋友。

它的第二个政治效果,相反地,来自于那些故事的不一样。不只是二十六个人有二十六个故事,个个不同;而且因为这是女孩子与女孩子的爱情,而非主流的男女模式。所以我们可以发现这些主流以外的爱情受到了怎样的压抑,人类之间最根本的情谊与交往怎样被监控和限制。又由于这些是女子间的故事,而非泛泛的同志爱情列传,所以有不同的感性与情调、缠绵及温柔。

无所谓「真正」性倾向

对我而言,最大的发现还是性欲倾向在这些故事主人翁身上的流动。不少作者的初恋对象后来有了男朋友,也有作者在第一次爱上一个女子之前也曾暗恋甚至交往过男人(所以这不是一个人的初恋体验,而是一个女子与另一个女子的初恋体验。)它们说明的不是一个人怎样发现了自己原来是直或弯,也不是一个人终于会找到自己的「真正」性倾向,而是一个人可以拥有的情欲潜质,人类在不同的所谓「性倾向」之间的变化能力。当然你可以说这些女子受到社会压力与潮流影响被迫转向,但你不能否认在这种边缘里,人会变得更自由更开放的可能性。换句话说,这本书可以发挥解放的作用。

【来源:信报-书海迷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