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黄世泽:穆斯林兄弟会

埃及发生针对游客的恐怖袭击,其实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么多年以来,都不断有外国游客在埃及的旅游胜地遭到毒手,不是被炸,就是被机枪扫射。说来奇怪,埃及政府在中东伊斯兰世界之中,一直对西方国家比较友善,而且旅游业也向来是它的经济支柱之一,为甚么会发生这么多仇外的事件呢?

很多人恐怕不知道埃及正是现代激进伊斯兰主义的起源地,阿富汗、巴基斯坦、利亚和伊朗等地的许多恐怖组织和极端思想主张,大都受到埃及一帮「兄弟」的影响,这帮兄弟就是「穆斯林兄弟会」。

香港传媒普遍采用西方传媒惯用的字眼,把「基地」和「塔利班」这些组嬂称作「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其实这些组织自已很不喜欢「原教旨主义」这个称号,因为「原教旨主义」是英文Fundamentalism的翻译。它不是来自伊斯兰教,却是来自美国南方的保守基督教,这批基督教抗拒很多现代化的「不良」影响,主张保守教义和「原本」的圣经教训。西方传媒把「原教旨主义」用在部份伊斯兰教徒身上,是因为后者也是一种抗拒西式现代化,回归经典教义的势力。只是后者往往比较喜欢「现代伊斯兰主义」这个称号。

而第一个「现代伊斯兰教主义」社团就创立于1928年的埃及「穆斯林兄弟会」。这个组织的创始人哈桑.班纳也是今天各种激进伊斯兰思想的源头。哈桑.班纳激进的地方是他一方面十分现代化,接受西方科学思想;另一面则主张回到穆罕默德时代政教合一的「哈里发制度」,简单地说就是由教长主持大政的神权政治。可想而知,这种思想不只对殖民时代的政府带来冲击,就算对后来的军人政权和议会政制等世俗化的政府来讲,也是个大麻烦。

穆斯林兄弟会从最早的「七君子」,迅速扩长成兄弟遍布各国的庞大国际机构,影响力无远弗届。

它不只是埃及独立的最大助力,也是独立之后埃及数任政府的眼中钉,就是因为它十分抗拒西式的社会生活方式,更反对世俗化的政权。虽然和所有的大型组织一样,它也会分裂,但它的分裂却像蒲公英的孢子飞散一样,反而在四处开枝散叶。如今对付游客的埃及恐怖份子,和横行全球的新型极端组织,莫非穆斯林兄弟会的子孙。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