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全香港都是流浪狗的地盘

我们都知道什么是「地盘狗」。在香港的楼市高峰期,几乎处处都有地盘,凡有地盘就有地盘狗。可是这些在建筑工地上穿梭巡逻的狗从何处来,往何处去,对大部分地盘建筑工人以外的市民来讲,却是个谜。当然,我们平常也很少想到这个问题。

直到最近,传媒爆出了即将开幕的香港迪斯尼乐园,原来在过去两个多月曾要求政府渔农自然护理署到他们竹篙湾地盘捉走45头「流浪狗」,而且大部分已遭人道灭。这才引起许多保护动物团体的非议和网民的争论。由于迪斯尼乐园这个地盘格外惹人注目,又因为迪斯尼以几只卡通动物做标志,向来宣扬一种和善可亲的形象,大家才会特别留意迪斯尼公司怎样处理地盘狗。毕竟「高菲」(Goofy)也是一只狗。

其实比起许多地盘管理者在大楼建成,自动解散地盘狗队的做法,迪斯尼公司通知渔护署捉走狗只,原来已经是合乎政府规定的「负责」做法。渔护署对待地盘狗,其实有一套政策。它在2002年10月24日颁布了《在香港的建筑地盘饲养狗只的守则》,其中清楚列出地盘管理者的责任,包括「不得弃养狗只,送还渔农自然护理署或爱护动物协会」。

迪士尼公司既然依循守则,把地盘狗送交渔护署,何以又会遭人物议?除了它的公司形象之外,莫非渔护署的守则本身就有问题?看一下数字,光是在03/04年度渔护署就收到了759只流浪动物。但在公开数据里面,我们既无法分辨这些流浪动物里面有多少头猫多少头狗,也不知道这些流浪狗里哪些是地盘狗哪些不是。从这个未分类的数字看来,渔护署极有可能把地盘狗也当成是流浪狗处理。

可是地盘狗真的是流浪狗吗?这些狗平常把守地盘财物建材,不让宵小有可乘之机;护卫地盘工人,使之不受「闲人」干扰。而且,这些狗与工人日夕相处,不只为劳累沉闷的工作生活带来了安慰,也生出了一般饲主与宠物的感情。一旦工程结束,工地管理者和建筑公司就把牠们遣送给渔护署,这是负责任的做法吗?有些宠物饲主养狗养闷了,或者觉得牠不再可爱失去了娱乐的功能,就把牠送去爱护动物协会。这种做法虽然合法符规,但还是会被人斥责为没有良心。地盘管理人和建筑商对待地盘狗的态度不也是如出一辙吗?何大部分被遗弃的动物都下场凄惨,爱护动物协会在03/04年度收到了5318头被遗弃动物,而因为各种原因(例如协会空间不足)要「人道」灭的动物居然有5801头。这里面有多少是曾经守护如迪斯尼乐园那样的工地的地盘狗呢?

深明公关之道的迪斯尼公司后来迅速作出补救措施,和爱护动物协会合作,把地盘里一头3个月大的小狗命名作「迪斯尼」,呼吁市民认养。但是迪斯尼还是得面对更多的「犬患」,根据8月7日的《南华早报》,大屿山阴澳及竹篙湾一带还有很多流浪狗,乐园工地本来也是牠们起居逡巡的地盘,牠们可不会在意你这个乐园准不准野狗出入,收不收门票。未来的迪斯尼乐园和旁边政府管理的公园,可能也会遇上这批没有预约的动物。到时候该怎么办呢?也把牠们都抓走吗?

经人饲养或束禁在某个区域,然后逃出走失再度「野化」的动物,在全世界的城市管理者眼中都是个问题。说起来,这些问题不外乎人身安全、环境卫生和交通秩序这几样,但其背后还有一个更深层次的秩序问题,那就是人与「非人」(non-human)社会与自然的划界问题。所有的文明都要处理这两端的区分配置,也都有一套自己的处理方式。我们熟悉的现代西方文明把地球空间分成3个层次:城市、乡间、野地(或者是「大自然」),而所有的动物也被分成3类,应该各安其位地栖留在这3层空间之内。基本上城市里的动物就是经过阉割洁净养在家中的宠物,猪马牛羊等牲畜可以在乡间农村活动,其他与人类最没有往来的动物就该在人类接触范围之外的「大自然」里。

这种秩序不只是空间的分类,也是动物的分类,它是人类按照自己对理想生活的意愿定立出来的蓝图。只不过动物不一定都会听命于人的理想秩序,所以北美洲部分城市一到夜里就成了浣熊的天地,印度部分城镇则有猴群聚居。很多城市居民无法接受路边会有动物的排泄物,更害怕开车会撞上野牛糜鹿,但却很少想到这等清洁和交通的问题是我们生活必定要付出的代价。人类与其他物种分享地球是不可避免甚至必要的事实,人类的空间秩序却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为宠物绝育,设立爱护动物协会等机构去收容流浪动物等候领养,这都是为了防止宠物变成城市里流浪族群,和把流浪动物的生态吸收回归到宠物行列的办法。它的根本目的就是要严格区分城市、乡间和野地等3种空间的层级,让所有动物停在牠「应有」的状态和位置,好使人们活得文明舒适。不过看一看源出「马骝山」且日渐伸展蔓延的恒河猕猴群落、新界及大屿山等离岛的野化牛只,就知道这是一场很难完成也不可能终结的斗争。

上次我提及中环老排档民园面家的结业,说那是经济理由在作祟,其实还遗漏了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香港特别严厉的空间秩序控制欲。我们的政府对空间的管理有非一般的坚持,认为文明城市的街道应该像上个世纪初的现代主义建筑大师所说的一样,只宜人来车往,不容商业交易和任何其他活动发生。所以街头熟食档要一一清除,甚至在公园走道上唱歌跳舞也有「阻塞交通」(康文署语)制造「危险」的机会。而我们的家长和小孩在火车车厢碰到不慎飞进来的甲虫等不该在此的昆虫,则务必踩死牠而后快。

阴澳和竹篙湾流浪狗群带来的最有趣问题,就是在这个城市扩展到乡间的过程里,香港政府和另一个以严格维持空间秩序闻名的公司(有些学者甚至把迪斯尼乐园叫做controlfreak)会怎么对待这些动物原居民。

【来源:明报-笔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