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黄世泽:日本和平主义的新定位

日本的「草根和平主义」(grassroot pacifism)曾经是一种很吊诡的运动。每年的广岛原爆纪念日,我们都会看见一些盛大而庄严的纪念活动,很多广岛市民会在原子弹投放到着弹点的那一刻躺在地上,纪念当年死去的受害者。

但是身为二次世界大战的被侵略国,中国人会很敏感地发现广岛原爆纪念馆没有太多关于战争责任的介绍,没有说到整场太平洋战争的源起。

日本是唯一遭受过核武攻击的国家,这个独特的经历使得它在国际的反战和平运动拥有独特的道德地位。由于核武的威胁太有末世的恐惧氛围,因此被两颗原子弹袭击过的日本,遂有机会以受害者的身份出现,这个身份不必和它作为战争发动者的角色相冲突,但往往带着掩盖了后者的光环。

许多日本草根和平主义者对那场战争的看法是「我们大家都是受害者,所以不要再计较过去的谁是谁非,一起缔造和平的未来吧」。这种态度,对于坚持要更认真看待历史的中国人以及韩国人来说,自然很难接受。所以每逄广岛长崎原爆纪念日,看着种种纪念活动,许多中国人都会觉得很不是味道。

可是到了日本政坛正在急速右转的今天,日本的草根和平主义有了很不一样的定位。许多左翼学者认为日本今天最大的问题是保守派和右翼「正常化国家」的企图。

所谓的「正常化国家」就是要和任何一个正常的国家一样拥有自己的军队,而不是有实无名的自卫队。如果日本想正式建军,那就表示要修改和平宪法,把其中限制其建立军队的第九条删掉,有人甚至认为在此之后,右翼最终目的是让日本拥有自己的核子打击力量。目前鼓动首相小泉纯一郎赴靖国神社参拜的右翼势力正是希望日本建军的同一批人。

正是在这一点上,本来和中国不太搭调的日本草根和平主义,与其代言人如广岛市市长,突然成了中韩可以争取可以合作的对像。

因为对日本的和平人士而言,右翼眼中可耻的宪法第九条是日本这个国家值得骄傲的独特之处。所以小泉纯一郎才会在今年广岛原爆六十周年的纪念会上被人喝倒采,广岛市民不只反对核武,他们也反对日本扩军。整体政治局势的改变,使得日本草根和平主义的定位有了新的意义。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