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黄世泽:Kuso(下)

虽然Kuso是日文字,但Kuso文化很早在香港发展和生根。香港Kuso文化的发展,与香港电视发展史,以及家中电视控制权很有关系。

以往无线有一个皇牌综艺节目,叫《欢乐今宵》,除了金牌司仪何B何守信、现在大家很熟悉的汪明荃,欣宜的母亲肥姐沈殿霞等人做台柱外,还有卢海鹏、贾思乐、廖启智等人所演的趣剧和搞笑环节。

其中一个经典的搞笑环节,就是拿当时脍炙人口的流行曲和流行乐手来开玩笑。例如罗文的金曲《几许风雨》、《欢乐今宵》的制作人员有本事变成《几许疯语》,由卢海鹏重新以搞笑方法演绎。而达明一派,在《欢乐今宵》时段会惨变成「挞成一派」。

而电视遥控器的主权,一般在母亲手上,而母亲们对无线节目的偏爱是惯性的,孩子很容易长期跟着母亲看相同的电视节目。对香港廿多岁的年青人,他们是看《欢乐今宵》一类的节目大,因此,他们久而久之养成了Kuso文化所需的幽默感,这也是香港Kuso文化的基石。就连周星驰本身也是无线的产品,周星驰成名作《盖世豪侠》,基本上就是一套颠覆了武侠,玩尽广东话俗语精要的电视剧集,香港人由这套电视剧认识到甚么才叫好笑的无厘头文化。在周星驰无厘头文化推波助澜的一些人,例如导演王晶,也是无线出身的。因此,香港的Kuso文化,溯本追源,其实就是电视文化在香港的兴起。不过,周星驰也并非一个一成不变的人。周星驰在《少林足球》后,吸收了日本漫画的精要,再加以发挥,令无厘头文化得以跨越广东话文化的框框,闯到台湾、中国、日本甚至荷里活,成为通行全球的Kuso文化符号。像《少林足球》,实现了《足球小将》夸张情节的真人化,连日本人都不敢玩得那么尽。因此最近日本有人请周星驰拍搞笑广告,Kuso漫画《Keroro军曹》向《少林足球》致敬,亦不是甚么出奇的事了,正所谓Kuso无界限,好笑好玩就是好的Kuso文化。

在这儿的中年人,实在不用怕Kuso是新事物,会有代沟。只有曾经是《欢乐今宵》、《盖世豪侠》或《黑白殭尸》的拥趸,就会知道Kuso是跨越年代的颠覆性文化,有香港文化的根,年纪稍大的人,放心去拥抱Kuso好了,那是会令你心境回复青春的。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