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谁是金玉均

一般受过中学教育的中国人大概都听过福泽渝吉的名字,知道他是日本现代化的思想导师,也知道他的「脱亚入欧论」,主张日本应该脱离野蛮的亚洲,像欧洲等先进文明一样地支配亚洲。就算只是念过小学,也不可能不知道李鸿章,晓得他曾背上卖国恶名达百年之久,但却是清末开放的洋务派领袖,曾建立北洋海军。至于韩国的金玉均,恐怕就算一个普通大学毕业生都未必了解他是谁。当然,中国人也不知道日本在韩国的殖民到底坏到甚么程度。

在近期中日关系的紧张情势底下,先有靖国神社、东海领权等老问题存在,复有日本扶桑社的新版历史教科书火上加油,于是《东亚三国的近现代史》的出版格外引人注目。这是本以青少年读者为对象的历史入门书,体裁和写作手法类似中学教材,本来没甚么很了不起的惊人之见,内容又嫌过于简略,而且没有推介参考材料让人自行追索下去。但就算它只是本教科书,却也是第一本把中、日、韩三国近现代史放在一起的教科书,还以三国语言同步发行。

为了完成这本书,三国各自出动了十几二十名学者教师,分头负责撰写自己国家的部份,再译成另外两国的语言。尽管如此的分工方式已经隔开一重复杂的争论,并且愿意参与这个计划的人都算是相当开放开明,但还是免不了有架要吵。因为这三个国家的历史在过去一百多年来纠缠得分不清彼此,但彼此对同一段经历又有很不同的理解和习见。更不用说各自的现实政治使得历史解读格外复杂,例如南北韩与海峡两岸的分裂,就绝对影响了近代韩国和中国史的书写方式,中国人连自己的现代史都说得结结巴巴,何况还要加上日韩两国?

虽然有太多的问题,但我还是要郑重地把这本《东亚三国的近现代史》推介给所有中学师生,就看在它定位和内容结构的份上。以往学校教史,不外是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两大块,从来没有一种区域史的概念。而面对当前的种种历史争议,中国人也很习惯地又是用「中日关系」的框架来看,同时还没兴趣认知日本的角度是怎么样的,更没有想到要把韩国加进来构成一种三边的视野。

比如说金玉均,即使是疯狂喜爱韩流、深切认识金喜善的国人也不知道他和福泽渝吉、李鸿章一样,同为近代东亚改革运动家。金玉均力倡韩国应该「废弃门阀,制定人民平等的权利」,是韩国人心目中的改革先驱,曾经深受日本明治维新的感动,后来他在1894年去上海见李鸿章,希望得到这位邻邦改革派领袖的外援,结果在会面之前就被暗杀了。这段历史连很多介绍李鸿章的书都没有提起过。

想要搞清楚现在面对的中日问题,就得回到历史;回到历史就要超越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间局限,上溯至近代欧美列强叩关的年代;从那个年代开始看,就会发现所谓的中日问题其实是包括韩国在内的东亚近代史的一个部份。这样的视野使得平平无奇的《东亚三国的近现代史》竟有开人耳目的冲击。

【来源:苹果日报-牛棚读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