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听说钟士元转行做了记者

我的拍档江琼珠看完钟士元的《香港回归历程》之后说:「这那是回忆录,这简直是个记者的报道集,甚至是本教科书!」她说得真对。我们之所以认为这不像一本回忆录,是因为一般而言,大家对政坛人物的回忆录有特定要求。首先,我们希望一个政坛人物在离开了政治风眼之后,可以比较不惧利害地说出一些大家不知道的秘辛。可惜,这本回忆录没有爆出任何内幕。

秘闻不一定石破天惊

这本书刚出来的时候,传媒起过一阵热闹,但说来说去就是有人找过钟士元竞选第一位特首,和他当年在伦敦街头为防邓莲如被人骚扰所以大叫「她是我的」这两件事而已。前者就像吴康民所说的,太过幼稚,中国政府怎会真的信任这个旧电池?后者则无伤大雅,笑笑就够了。充分反映出了这本回忆录乏善可陈,在传媒眼中没有什么卖点。

我虽八卦,但还不至于只懂得用这幅眼镜去看一本「政坛元老」的回忆录。说这本书没有秘闻可言,其实就联系到了我们对回忆录的第一个要求,那就是丰富的人物关系。在《香港回归历程》里面,我们读到许多人名,而这些名字对钟士元而言,绝大多数竟就只像个报纸上的名字,没有任何个人意义。例如众所周知与其有师徒之谊的李鹏飞,我们就完全读不到他对这段师生关系的看法如何,就只像看旧报纸般地再三重温这个名字什么时候去了伦敦,哪一年出任立法局首席非官守议员,如此而已。再如董建华,虽然钟士元说自己自七十年代就认识他,但这个认识到底是什么样的认识,为何可以使得他在九七前决定支持董出任特首呢?如果有任何不为外人所知的事情的话,那也只是他的太太原来很欣赏董太太「待人态度」此等无关痛痒的小事罢了。所谓的秘闻,不一定要是什么石破天惊的大新闻,只要是一般读者在报纸上看不到的那种活生生的政治人物关系就够了。没有了这种关系网,没有传主对这些关系的个人看法,所谓政治就只是缺乏了具体运作过程,抽空了内容的流水账。要看这种东西,为什么我们不去看报纸、教科书,和充斥坊间的评论文字呢?

香港政客可悲

据李鹏飞的说法,这种不动情、重事实的态度就是钟士元的性格。如此说来,这本回忆录倒也算是体现出了传主的性格。而这本乏味的著作其实还体现出了钟作为一个政治人物的现实主义态度。例如八四年五月他在英国(而不是香港)受到了严峻的挑战,指他这批行政局立法局议员不是来自民选,无法代表香港人的意见。他的回应方法就是利用传媒发动公关,令港人来信表态支持。事后我们完全看不到他对这种殖民地制度的反省,看不到他有任何引入民主方式解决代表性这根本问题的意图。同样情况也出现在他转投中方阵营之后的表现,他建议用比例代表制来选立法会成员,以抑制民主派在分区直选的优势,是忠于中方的表现。

换句话说,钟向来是一个服从现有政权现有体制的人,他可以在一定的局限下玩得出色,但从不挑战局限。这种现实主义的态度又岂是一个有远见有视野有大立场的政治家的态度?而这种态度又决定了他虽一身荣宠,但终究是个悲剧人物。邓小平固然可以在中英谈判期间明言不需三脚,一脚把他踢开;麦理浩回到英国之后可以不顾旧情,奚落这批港英忠臣。香港的政客,到底是可悲的。

【来源:信报-书海迷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