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谁说这只是玩具

「铁人三兄弟」真是大方,送了我们一具12吋高的活动人形公仔,好在一场文化交流会议上面当抽奖礼品,作为香港创意产业的象征。结果它给上海社会科学院的研究员抽中,台北来的几个年轻学者和文化人可就失望了,只有自己到旺角的玩具店搜购。后来我问他们成果如何,他们很满意地说:「满载而归!不过很贵,好在台湾真的很难买到。」

如果你不知道甚么是「铁人三兄弟」,不知道这些叫一票台湾人也要远道而来大破悭囊的人形公仔是甚么东西,那么你多半是个三十开外,从不踏足旺角年轻人商场,也从不翻阅潮流杂志的老成中年吧。看看吕大乐和姚伟雄这本《玩具大不同》,你或许能够得到一个概况,知道继电影之后,香港还有这么一股令它骄傲的创意产业新潮流。

按照两位作者的说法,传统玩具讲究的是功能,例如「扭计骰」,可以满足玩家的益智游戏需要。这些功能的果效通常很短暂,所以玩腻了的玩具也就可以丢到一边去了。但《玩具大不同》里界定的「香港玩具」则很不一样,虽然多是人形角色,却不知道拿起来该怎么玩,至少我没见过有人用「铁人三兄弟」的玩具公仔来扮家家。这些香港设计师原创,小量制造手工精细的塑料玩具有的是观赏价值,玩家买回去往往就这么摆着,当作雕塑一般欣赏。也就是说,现在这些屡在外地获奖、声名日显的「香港玩具」其实是种艺术品。

例如崇拜李小龙的Eric So,他制作的李小龙公仔就不是给小孩用来打打杀杀的,而是想表达一种香港平民的奋斗精神。但这些艺术品雅俗共赏得很,时下年轻人完全可以只把它们当成潮流玩意。比方说Jason Siu那一系列的喇叭头公仔,本来是想强调人要勇于表达自我,就像头上装了一个扩音器一样地speak your mind;但很多人喜欢它就只是因为它「好玩又有型」。

吕大乐和姚伟雄这两位社会学家写这本图文并茂,设计精美的书,除了是潮流一览,更主要的目的是拿这些「香港玩具」作范例,说明现代创意产业的生态走向。不只雕塑和玩具的界限可以泯灭,艺术与通俗的分类可以溶解,从创意出发的设计更可以不断越界。一个公仔概念能够变成一本漫画、一部电影和一系列小配件,正如Hello Kitty也能出电视机一样,创意概念在各种传统产业之间来回流动,无有限制。或许将来的创意产业是这样的:不再是一个导演去问有甚么「好桥」可拍;而是一个创意人去问一条好桥一个点子除了弄成玩具和电影,还可不可以变成地产项目。

【来源:苹果日报-牛棚读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