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黄世泽:私有化日本(上)

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因参议院否决了日本邮政公社民营化法案,毅然宣布解散国会众议院。如果执政自民党在众议院选举中失败,他就会辞去首相一职。

传媒指领汇上市很重要,港府的问责官员都未曾要以自己的政治前途押注,为何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为了日本邮政私有化问题,就不惜解散国会,冒上政治风险?首先,日本的邮政局,并非一般的邮政局。香港邮政,一如英国、美国等地的邮政机构一样,并不会兼营银行业务,是近年才向物流业发展。但日本、德国、台湾等地的邮局是兼营银行。香港人很熟悉的DHL,母公司德国邮政集团(Deutsch Post)就控制当地附属于邮政局的银行Post bank。而日本邮政的储蓄业务,其规模亦并非一般银行那么简单。

由于日本邮政有强大的邮政局网络支持,日本邮政的分行网络多达二万五千间,乃只有千多间分行的商业银行所不能比,加上不用承受存户商营银行的倒闭风险,而利率以及储蓄产品为存户带来的利息收入以及灵活性,亦比商业银行优厚,令日本邮政现时有三百多兆日圆的存款,是日本最大的东京三菱银行的三倍,也是全球实力最强的银行之一。不过日本邮政空有大量存款,却不能支持日本的私营经济。因为日本邮政的储蓄业务,原是日本政府为战争筹募资金的工具,因此日本邮政一般只会将钱借给政府,而不会借给私人机构。

这个设计,保证了战争时,政府有源源不绝的廉价资金去支持战争。战争结束后,日本邮政的储蓄部门依旧存在,而当时日本百废待兴,邮政储蓄就由原来去支持战争,变成日本公共建设的资金来源。日本的高速公路、铁路和电讯网络,都是由日本邮政储蓄的资金支持下兴建。政府手头上的钱太多,不是一件好事。因为当政府有源源不绝的廉价资金时,不单令私营公司发展受窒碍,更变相鼓励官僚挥霍。在战后,日本搞出日本国铁(日本七间JR的前身)、日本高速公路事业团一类的政府财政赤字黑洞。日本政府不容易将这些黑洞逐一放下,但如果不将日本邮政这个根源卸下,日本政府要瘦身实在难过登天。曾经担任邮政大臣,在英国修读经济学的小泉纯一郎,当然明白如果他不去做「日本王安石」,且怕日本政府仍然维持老样子。为了万世流芳,小泉纯一郎,只好孤注一掷。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