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黄世泽:私有化日本(中)

上回解释了小泉纯一郎要做「日本王安石」的理由,这回要解释一下,为何日本有部分执政党国会议员,要冒解散国会,不再获自民党支持之险,仍要阻止小泉纯一郎通过邮政私有化法案。

在日本,除了一般由政府投资开办的邮局,亦有些设于住宅内的「特定邮局」。这些邮局相当古怪,设于特定邮局局长的家中,政府为这些古怪邮局,每年缴付相等于邮局营办成本十分一的补贴。而最奇怪的是,这些邮局的主人都是世袭,一个现代国家的公务员,可以靠世袭产生,真的不可思议。出现「特定邮局」这种难以理解的怪胎,与明治维新时,政府为打击私营「飞脚问屋」而不择手段有关。

所谓的飞脚问屋,是江户时代的民营派递公司,就像今天那些私营速递公司,主要业务是替政府传递公文。在一八七零年,前岛密接手管理政府的文件派递工作,发现这些飞脚问屋又贵又慢,因此要尽快建立现代化的国营邮政网络,取代这些飞脚问屋。

前岛密当时想到一个妙计,那就是以世袭制,以及政府经费补贴,换取地方名士在家中设立现代邮局。结果,在短短十多年,日本邮政在全国设有四千多个邮局。在前岛密的妙计下,飞脚问屋很快成为了历史。不过前岛密百多年前所想的妙计,为后世遗下的副作用相当大。

当这类特定邮局,占了全国邮局多数时,事实上在地方制造了一批既得利益分子。现时,日本邮政两万五千间邮局中,有一万九千间是这类特定邮局。这些特定邮局的主人,肯定是反对日本邮政改革的骨干。日本政客一直以来,都不认为运用行政资源来辅选是羞耻的事。自民党的政客,利用这些特定邮局局长在地方上的声望,运用日本邮政的资源,及基层网络下,在选举中辅选战无不胜。

正由于不少政客依赖特定邮局局长支持而上台,所以绝对没有本钱,去为了小泉纯一郎的政治理想,牺牲多年以来靠日本邮政古怪制度而建立的人脉网络。因此,日本执政自民党有一批人,肯定要为了自身利益背叛小泉纯一郎。

在利益当前,任何制度有多不合理,都会被保留下来。而日本邮政私有化制造的政治风暴,背后也只是政客们谋取私利的攻防战。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