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中国人必须知道「超级女声」

——「超级女声」(三之一)

在今天要辨别一个人是不是中国人的办法不是看他会不会唱国歌,而是问他知不知道甚么是「笔笔」。按照这个标准,大部分的香港人都不是中国人;就算那些自诩爱国,能够出入中南海的富豪也不是「时下的中国人」,因为他们虽然熟悉高层政治里的「国情」,却大大地落后于「民情」。

何谓「民情」?请到中国各大城市的街头走走,你可能会看见一群自称「笔笔」的年轻人穿着一色T恤,手持标语,热情地为周笔阳拉票。上互联网最热门的论坛查看,你会发现被称做「玉米」的李宇春支持者,和叫做「盒饭」的何洁的fans正在互相攻击。从演艺界天王巨星到大学里的教授,都分裂成不同阵营。全国的百姓都在等待8月26日,等待竞争的最终结果,等待一个众望所归的超级新人。

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这都像一场民主选举。只是这回中国人选的不是总统(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事),他们选的是「超级女声」。

其实「超级女声」只不过是一个电视节目,是湖南卫视自去年开始举办的一个真人唱歌骚。概念来自美国的「超级偶像」,形式有点像香港的「残酷一叮」。只是它的参赛者必须是年满十六岁以上的女生,如果报名者的年纪小于十六岁,则需家长陪同。为甚么这样的一个节目会酿成一场风暴,使得节目播出的晚上街头冷清,所有针对年青人的夜店都要把电视对准「超级女声」;而互联网上搜索含有「超级女声」四字的条目竟然超过两百万,远远超出「梅州矿难」和「中俄军演」呢?

其中一个原因是「超级女声」的评审够贱,比起「残酷一叮」的李克劝、梁荣忠更出位,他们的评语是这样的:「你唱了吗?我以为你是在说话呢?」,「好好学习,前途无量;继续唱歌,死路一条。」,还有「你不好好在家呆着,出来伤害全国人民的感情干吗?」但问题是,那些当评审的人其实更受益于这个节目。有些退出演艺圈的歌星,发现自己现在担任评审的知名度比起还出唱片的时候更高。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