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拉票与民选

——「超级女声」(三之三)

湖南卫视制作的「超级女声」虽然是「美国偶像」和「残酷一叮」一类的真人骚,但它比起前两者都要成功,不只赚了大笔的钱,也捧红了几十个最后阶段的参赛者,还调动了全中国老百姓的热情。除了真人的故事够搞笑,评判的表现够出位,制作单位也懂得不断随着比赛阶段性地调整策略之外(例如在最后几轮比赛加进了专访落败者等「感性」环节),最厉害的地方是它的规则。

「超级女声」的评判实际上只拥有三分之一的权力,现场观众也有选拔优胜者的决定权,最重要的却是电视观众的投票。投票的办法是用手机发短讯到主办单位,因此才会有那么多的fans为了他们的偶像在街头拉票。

上礼拜有几个来自一份全国知名的大报记者找我聊天,他们告诉我即使在他们那么知识分子的环境底下,也有编辑迫大家交出手机以便他发短讯投票给偶像。更了不起的地方是这个节目把全国分成几大「唱区」,先在各唱区进行第一阶段的「海选」。然后再以球赛主客场的形式,把各唱区的优胜者调来调去南征北讨。例如一个广州唱区的选手可能要去成都唱区「客场作赛」。这种规则把曾经红遍全国的「甲A足球联赛」凝聚的地方精神重新调动起来,就像上海申花到了大连作赛被全场球迷唾骂一样,不同唱区的竞争也带起了中国不同地区百姓的情绪。

中宣部和在全国有垄断地位的中央台曾经备感威胁,大力呼吁要抵制「低俗歪风」,直指「超级女声」。向来以严肃著名的中央台一直自命负有教育群众引导高级品味的责任,为此还特别开过座谈会声讨「超级女声」。不料反被各地日益宽松的平面媒体和一亿网民骂回去,说它霸道落伍。这一切一切实在令人不得不想到,这会不会是一次中国式的草根民主选举。中国人至今虽没有政治普选的权力,但有了选择偶像歌手的权力。这些偶像不是甚么大公司精心打造出来,却是百姓们在电视上看她一步步经过比赛和选举的洗礼变成明星,而且是从地方迈向全国。

中国实在没有太多这类集体参与集体决定的社会空间,「超级女声」意外地成了一次全国选举的预演,所以在人民心目中代表权威的中央台一说三道四就被人狠批是有理由的。我想过去搞不懂台湾人每逢选战就激情得歇斯底里的大陆人,这回终于明白初尝民主的滋味是如何地令人激动。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