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黄世泽:弃城

听说新奥尔良很可能会变成一座弃城,因为它低于海平面,再修堤防又不知挡不挡得住未来更猛烈的飓风骇浪。

何况河水泛滥的危机随时环伺,防得住一时防不了永远。所以有人建议与其修整重建,不如干脆就这么让它沉落碧波,然后择地重建新城。

一座弃城总是让人有无限的想象。例如吴哥,今天的游人对着那宏大的水道规划,高耸的佛塔,露着神秘微笑缠绕在蔓藤里的人像,能不发问:那些人都到哪里去了?

又如秘鲁高山上的马丘比丘,一圈圈的石房,一层层的梯田,围着整座山顶成了名副其实的空中之城。

如果你像那些至今仍去朝圣的印地安人一样,一步一步地走上去,花了两天两夜,在第三天的清晨抵达,看见雾幕刚刚散去,这座印加帝国的最后据点慢慢敞现眼前,你也一定会陷入沉思:这些在高原上建起一片石头城的印加遗民为甚么丢下家园?他们去了甚么地方?

其实回看一下历史,我们就会发现人类所造的城市,丢掉的比留下来的还多。那些遗失在地图上,空留名于史册的城市总叫人想起「沧海桑田」四个字,研究它们的兴衰其实也就是研究形塑人类文明的力量。

而在一切力量之中,自然最大。有些城就像庞贝这样,戏剧化地毁于一旦;但有更多的城就像楼兰高昌这些丝路重镇,因天候变幻,居民离土他去,终于荒废。

其实弃城也不是历史里才有的事,它就在我们眼前渐渐发生。马尔代夫,整个国家在四十多年之内就会完全被水淹没;洛杉矶和它所在的南加州,百万年后终将彻底断裂于美国本地,浮出太平洋外,现在我们将会目睹人力无法停歇的地震和火山暴发如何逐日改造这片都会地带。

历史就在眼前,一座举世闻名的爵士之城失落了,很多年之后,人们或许会在曾经叫做新奥尔良的水域上,听见若隐若现不知从何处传来的钢琴声。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