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黄世泽:排队是一种罪恶

排队等着进迪斯尼乐园,排队轮候平安米;排队的队伍这么长,排队的秩序这么乱;排队已经成了一个媒体上备受注目的现像,甚至一种社会问题。

就经济学的角度来看,排队其实是一种资源分配的正常方式。当要分配的资源有限,而且价格固定;但想要获得它的人却又不少,起码比那资源分配的的管道还要多的时候;队伍就会出现。

但这个自然的现象其实有它的价值意涵。活在今天的人大概都忘记了在冷战时期,排队曾经是「自由世界」用来嘲笑共产国家,用来区别出自己的先进和他们的落后的象征。每次拍到苏联、东德、罗马尼亚甚至中国等共产主义社会的时候,电视上最常见的画面就是大雪中一列列长长的队伍。买牛奶要排队,买面包要排队,买食油要排队,几乎想得到甚么都要排队,更要命的是若要买全这些日用品还得排不同的队。

排队不代表共产国家讲秩序,只能代表它们资源匮乏不够分配。排那么多队更显示出计划经济的失败,一来是本来可以放在一起的货品例如牛奶和面包得按规定分开销售;二来是同类货品都有相同定价,你不能开一家牛奶专售店把价格定得稍高,让排队的人龙少一点。所以不用排队曾经是市场经济优于计划经济,资本主义胜过社会主义的证据。

此外,即使是在「自由世界」里面,排队有时也是一种不好的东西,它代表贫穷甚至懒惰。领取失业救济金和综和援助要排队,去劳工处登记找工作要排队,去公立医院看门诊更加要排队。在这种情况下,排队的人就是要依靠社会资源的人。他们很容易会被认为是贫穷的懒人,因为没钱才要排队享受几乎免费的服务;而他们花得起时间去排队是因为他们有的是时间,他们这么有空无非是不用勤奋工作。于是形成了一种奇怪的循环论证:穷人排队是因为他们没有工作,他们把光阴花在排队而非工作之上,所以活该他们穷得要当「寄生虫」。仔细看一看我们自己的社会,就知道有多少人正在忍受这种歧视。对他们来讲,排队不只是心安理得的资源获取方式,而且是种「惩罚的仪式」。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