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黄世泽:香港制造——香港人的自我作贱(上)

很多香港人,都可能认为制造业在香港已经消失,因为在世上,没有多少货品是写着香港制造。但事实,刚好相反。

在不少银行、政府部门,都有挂着TWEMCO牌的钟。这牌子的钟,多数以交流电推动,除了有传统的指针式时钟,还有揭牌式的数字钟。很多人都不知,这款近年被日本人大力吹捧的耐用时钟,并非欧洲产品,而是正宗香港公司制造的香港货。在Google上,提及TWEMCO的香港中文网页不多,谈论这款钟的,反而都是日本人。旺角有些商场赶时髦也卖这牌子的钟,都没有讲明是香港制造。

香港不少商人都以成衣起家,其实香港仍然有成衣制造业。Ascot Cheng的恤衫固然举世知名,早已冲出鲤鱼门,连前美国总统老布殊都是拥趸之一。而香港的恤衫代工业,一向声誉很好。平价恤衫一般由中国和印度尼西亚工厂生产,但比较高级的欧美牌子,仍然由香港负责生产。

由TWEMCO到香港的时装制造业,大家都看到,其实香港的工人水平不差,为何香港制造到今天,香港人不重视,反而外国人才知香港制造业的好?香港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其实与制造业有关。不过,不少在制造业上取得成就的巨富,都放弃了制造业的老本行,改为在地产发展上取得财富。更不堪的一批,是那些制造业商人的第二代,发展房地产没有李嘉诚般理想,继承父业后就坐食山崩,没有将家族的基业做好。

而有不少工厂的东主,眼见中国的劳力和土地成本便宜,把厂搬到中国。他们以为香港工资高,租金高就代表了缺乏竞争力,完全放弃香港的生产基地。

无可否认现时不少顶级名牌时装,都有将部分款式交给中国生产,但最顶级、最好利润的款式,是一定留在意大利这些国家生产,因为意大利的工人质素,以及布料质素已成了世界名牌,大家心甘情愿付那么多。另一方面,世界有太多劳力便宜的第三世界国家,在激烈竞争下,厂商本来利润都很低。只要工人质素差一点,令制成品的退货率急升,工厂便要艰苦经营,这是香港商人没有估算过。

没有了香港的生产基地,试问还谈什么高增值产品?香港制造本来也有机会像意大利制造般成为名牌的标记,但香港商界的势利短视,香港人不去发扬这种优势,不是自我作贱,又是甚么?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