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黄世泽:改革就是magic word

常看日本漫画,而且不论种类的人,一定不会对于小泉纯一郎赢得大选感到奇怪。在个多月前,当小泉因为参议院不通过其邮政改革方案,而决定解散众议院时,几乎所有人都说这是一场政治豪赌甚至政治自杀。

因为看起来重选众议院是不必要的,又不是它打掉了小泉的政革方案;硬是要拆了它再重组,为的只是赢取更大的政治实力。而且小泉在自己的自民党里就遭到不少反对声音,很多派系都以叛党出走要挟他。他真能赢得了这场不合理的赛局吗?

只要看一看小泉纯一郎选战的布局,就会发现他念兹在兹的邮政民营化方案奇怪地不是选战最亮眼的重点。且先莫论他个人独特的风格,支持他的独立参选人「崛江A梦」,就一直标榜的是他IT新贵的年轻形象,欲以blogger和网友的声势推倒年迈的传统对手。再如他那群更吸引传媒注意力的「粉红刺客」:年轻的经济学者佐藤由香里、日本方太藤野真纪子、英语和阿拉伯语「啦啦声」的环境大臣小池百合子;她们带出的与其说是邮政改革的更深入讨论,倒不如说就是她们自己的身份。保守的日本政坛何曾见过这么一批年轻有为的巾帼英雌?

整场大选的重点根本不是邮政民营化这个特定清楚的议题,而是「改革」的形象。小泉主导的选举策略成功地制造出「支持我就是支持邮政改革,支持邮政改革就是支持改革」的感官印象,进而把对手逼进反动保守的死角。于是摆在日本选民面前的抉择就是支持改革还是反对改革。

在漫画这种最能反映日本社会民情的大众文化形式里,一直有种厌倦老男人继续把持政权、政经大老论资排辈、派系间秘密交易勾心斗角的情绪涌动,它们的表现也同时塑造了日本年轻一代对政局的负面看法。就是在这样的背景底下,小泉纯一郎玩魔法般地把本来最保守且掌握政权最长久的自民党变成了激进改革的急先锋。现代政治环境总是企盼改革,对很多百姓来讲,改革的内容是甚么不重要,有改革的语言和形象就够了。我们不妨想象一下,如果民建联摇身一变成了最in最young最型的政党,会是甚么效果?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