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南方世界就在美国南方

我第一次「看见」新奥尔良,是在加州的迪斯尼乐园。那里头有条小街,仿造了新奥尔良最有名的法国区街景,充满浓厚的拉丁风味,小酒馆里一首接一首播放路易岩士唐的歌。这就是新奥尔良,这就是大家想象中的新奥尔良;爵士乐的源头,《欲望号街车》里那人欲横流的烟花地,安‧赖斯(AnnRice)吸血殭尸系列小说中巫术横行的魔幻世界。为了要保住这股浓厚的异样文化色彩好吸引游客,近10年来,新奥尔良正努力地把自己变成一个主题公园,好让它更接近迪斯尼乐园版本的法国区。方法之一是把市中心传统的黑人聚居区一一拆除,变成更干净宜人的高尚住宅,原来那些低下阶层居民则被搬到游客看不见的地方。

那些游客看不见的新奥尔良原居民,就是过去一个礼拜以来站在屋顶,睡在体育馆地板上,曝光于全世界眼前的灾民。一场五级飓风,这个卡特里娜把本来不该让大家看到的美国彻底揭露了出来。突然间所有人都吓呆了,这就是世界第一强权吗?怎么像个第三世界国家似的。

自从二次大战结束之后,我们就习惯把世界各国按其发展程度区分成第一、第二和第三等3种等级,另外一种类似的区分方式则是所谓的南北两个世界。在这种习惯底下,我们会觉得美国遇到灾害的表现与其身分极不相称,一个第一世界国家,一个北方世界的代表不该对早就预知的天灾毫无防范,更不该任由身患重病的百姓在饥饿惶恐之中枯等数日之后失救死亡。我们认为国家是一个社会的自然容器,在一个国家之内,其社会的财富和实力应该均匀散布。而全世界的社会生活水平就是以国家为基本单位来排序的。所以第一世界的贫民无论如何都该比第三世界的百姓活得好活得强。

但是这等假设早就饱经怀疑,特别是在这个全球化的年代,我们发现有一些人不论国籍为何,可以搭飞机四处自由来去,其资金则流窜全球;还有一些人则不论国籍为何,却只能够负上满身债务,守在自己的出生地一辈子。国家依然可分南北,世界依然可分3等,只是在更常见的情底下,同一个国家就已经包括了3个世界。一个被划作第三世界的非洲国家有人活得就像第一世界国民一样,参与了全球金融市场的游戏;一个住在北方国家美国的老百姓,却可以无异于非洲居民,不知加拿大就在美国北方,完全脱离了地球村里那变动不居的主流。

卡特里娜是第一场把这种理论学说活生生地展现出来的天灾,它让大家看到南方原来不一定在赤道以南,南方可以就是美国的南方。说新奥尔良的灾情恍若南方国家第三世界,不只是其政府危机管理的水平,还是它在灾难中体现出来的社会发展程度和政府政策的系统性错误。

在美国这个汽车社会里面,没有私家车是许多新奥尔良灾民无法及时逃生,要困在体育馆里等待救援的主因。新奥尔良起码有13.4万人没有汽车,他们全是这个城市最贫困的居民。「联邦紧急事件管理局」(Federal Emergency Management Agency)早就为美国南方遭遇风灾事故做过沙盘推演,知道疏散交通是新奥尔良最大的问题之一,但没有任何公共交通协调措施(例如临时抽调数以百计的校巴),原因是有关预算被削减了。

美国人要问的不只是这笔预算何以会被削减,他们还应该问那13.4万人平时过的是什么生活。在新奥尔良这个世界知名的旅游城市里面,一年有300宗谋杀案,五成黑人学生没办法在4年内完成初中学业。更令人惊讶的是,它竟然有四成黑人市民是文盲!根据知名的都市社会学家麦克‧戴维斯(Mike Davis),新奥尔良的情惊人,但不是孤例。另一个聚居了许多黑人的城市洛杉矶也面对同样的问题。它最近才因为预算问题关闭了市中心的马丁路德金纪念医院的急诊室,去那儿求诊的主要就是黑人。

种族歧视在美国并不是过时的题目,只供学者挖掘研究。布殊政府虽然在竞选连任时竭力拉拢少数族裔,甚至有了赖斯这么一位黑人女性国务卿,但他反对「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的立场还是一如既往,而平权法案正是一种透过保障少数族裔就读高等学 府的名额,来促进种族平等的措施。美国的新保守派一方面攻击平权法案,认为它才是真正的种族歧视(歧视了成绩与黑人一样但因为预留学位问题而入不了学的白 人);另一方面却不反对军校实行平权入学政策,更不反对军方专为招募少数族裔入伍而推动的特别优惠手段。

种族问题不只是个「身分认同」 (Recognition)的问题,它还是「资源再分配」(Redistribution)的问题;歧视黑人与忽略低下阶层是一个铜板的两面。路易斯安那州和新奥尔良非裔居民现在受到的待遇,是整个新自由主义政策系统地缩减政府职能的结果。新奥尔良有那么严重的教育难题,是因为它的教育开支自列根时期开始就不断缩减;政府预算不断减少,则是因为新自由主义大力提倡「大市场、小政府」和积极减税的原则。所以这几年来,美国基层地方政府可以支配的开支愈来愈有限,图书馆的开放时间短了,公立医院排队的人龙却长了。在白宫备受攻击的这段时期,共和党控制的国会犹在推动有益于2%美国人的物业税改革方案。

如果说新奥尔良的灾民简直就是活在第三世界,那是因为造成他们过去生活得贫困现在生活得绝望的主要原因,就是一套系统的资源再分配原理。这套叫做新自由

主义的意识形态是主导了世贸组织等全球化运动的主要推手,让更多的国家要严控政府开支,撤除社会保障网和各种公共服务。尼日尔之所以饿殍遍野,其中一个原因正是政府要把所有的食物供应市场化,可以运送救灾物资的道路建造则因为政府开支问题半途而废,那也是为了响应世贸的要求,也是同一种意识形态的结果。尼日尔的饥荒是全球化时代的第三世界灾难,新奥尔良的风灾在这个意义底下也是第三世界式的灾难。

依据新自由主义的原则,个人要负起最大的责任。教育是个人的责任,居住是个人的责任,健康也是个人的责任。难怪在去年一张新奥尔良市政府发放的防止风灾光盘里面,会有官员劝诫市民:「每一个人要为自身和家庭的安全负上最大责任。」那13.4万个没有私家车的灾民不该指望政府安排公共交通,疏散是他们自己的责任。

【来源:明报-笔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