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莫记小过

只有在读书的时候,我才觉得自己是个宽容的人。因为我的信条是一本书再怎么不对劲,只要你已经翻开它了,就不妨接受它。当然接受它并不意味你必须完成它,只是一本书,既然已经买了回来又看了几页,如果气冲冲恶狠狠地把它甩出去然后喊一声:「混账!这家伙是个白痴」,岂不是对不住自己。在这个已经不够好的世界里,人是该对自己好一点的。静下来,想想看天生我才必有用呀,再的作者到底也是有妈生的;再坏的书也是人家花时间写的。而妈妈是种多伟大的人物,时间又是何等地宝贵呢?更何况三人行必有我师,难道一本坏书就教不了我甚么吗?可别自大,坏书起码能叫你见识到世界之大,天外有天。

只是再宽容也好,不知怎的,就是有些沙石眼睛跳不过,好像吃一顿美食旁边老有苍蝇飞,挥之不去甚是恼人。例如香港某家出版社,常出报纸文章结集,有一次我看看发现它一本书里好几篇文章都有一段是重复的,而且有规律。那条规律是它的第一段必然会在后面某部份重新出现,这是为甚么呢?原来那些文章在报纸上登的时候,编辑怕它太长,为了醒目和提要,于是抽出其中一段放在文首。看来是书的编辑一时大意,把那一段当成是整篇文章的第一段,重打重印了一回。不过这种报纸编辑手法通常会把那发挥提要作用的一段字粗体标黑,以区别于正文。难道这本书的编辑和校对眼睛不好,还是这本书根本没有编辑跟校对?

有些书挺可惜的,明明不错,但就是有几处数据错误的硬伤,犹如完璧有瑕美男生疮。例如专出建筑和城市研究的台湾出版社「田园城市」,最近出了本尚算图文并茂的《涂鸦.城市糖果地图》,介绍英国街头的涂鸦艺术。两位作者在序言里引述一句黑格尔的名言「存在即是合理的」,但把它张冠李戴说成是沙特的话。开头就错,接下来怎不叫人提心吊胆。再进阶一点的,还有两位香港年青学者写的《迷失丧拼场》,是透视消费文化深入浅出的好入门,但其中提到吉登斯(Anthony Giddens)时,却说他是「美国社会学家」。哎,人家可是拿爵士的正统英国人,还一度是布莱尔的智囊军师呢。或许,是我太过吹毛求疵。

大陆的出版业日益进步,最近连食谱都出得又有文化又漂亮。「北京汉声文化」出了一套《山西面食》,就让人看得很开胃。可是当我掀到一页猫耳朵的手部动作特写照时,肚子竟不禁疼了起来。只见师傅揉团的那双手,十指指甲缝里竟是一圈黑边!这可是我多年中西食谱阅读经验里未曾得见的。难得图边文字还说做猫耳朵不需特殊工具,「只要一双干净的手」。再转念一想,卤菜名店的卤水不是常标榜一锅煮了几十年不倒不熄吗?这个道理用在点师傅手上应该也是通的。

【来源:苹果日报-牛棚读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