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失落在中国的犹太人

大约五、六年前,我第一次听说河南开封曾经有个历史悠久的犹太社群,甚至还有过一座犹太教礼拜堂,它的部份残垣还被保留在开封的博物馆里。是犹太人呀,那支据说漂泊流徒在世界各地的不幸民族,他们竟然也曾落脚中国,还建起了维系他们身份认同的教堂。他们的样貌可有变化?他们能说希伯来语吗?他们和汉人相处得可好?想象一下在欧洲人来华之前的几百年一千年,就有这么一批「外国人」住在中原内陆,而且一直住下来,能不叫人想象迷吗?

于是我开始搜集寻找关于开封犹太人的资料和研究,例如陈垣老先生的《开封一赐乐业教考》(「一赐乐业」就是以色列Israel的音译)。最新看到的是法国耶稣会会士荣振华和澳洲学者编著的《中国的犹太人》,这本书收集了明朝利玛窦来华时耶稣会士们的书信和记录,是研究开封犹太社群的重要材料。而且里面有一些草图,画的是当时犹太人的服装及建筑,读者们可以清楚看到,尽管开封犹太人用的经卷还是十足传统的,但礼拜堂的外貌已经和一般中国建筑分别不大了。

利玛窦发现中国有犹太人,是在1605年的6月尾。当时有个叫做艾田的老举人从开封进京考进士,听说有个博学而儒雅的洋人住在北京,于是慕名拜访。二人见面非常欢喜,利玛窦实在想不到汉人社会里竟然有这种长相的外来人种,艾田则很高兴除了自己那个孤立衰弱的小圈子,外面的世界也是知道真神的。然后两个人很开心地走进利玛窦的教堂里,利玛窦热情介绍圣母一家的画像和洗者约翰,艾田则以为那是传说中的犹太人祖先,虽然犹太人没有画像传统,但他还是按照中国人尊祖的传统躬身行礼。两人就在误会的友善中慢慢发现疑窦,艾田很惊讶地知道弥赛亚居然早就降临,利玛窦则注意到艾田不晓得甚么是《新约》。

虽然利玛窦有点失望,那些住在开封的外国人不是甚么失散了的基督徒,而是和欧洲方面稍有差异的犹太教徒;但他还是很好奇犹太人怎么会把耶和华译作「天」和「上帝」,他们为何又会跟中国人祭祖跪皇帝。这对他的传教工作太重要了,要知道耶稣会正和梵蒂冈争论,中国人祭祖只是习惯而非邪教。如果连出名顽固的犹太人都给祖先上香,那么中国的天主教徒为甚么不可以呢?远在开封的老拉比更妙,他很担心自汉代开始的中国犹太教已经日渐衰微,会用希伯来文读《摩西五书》的年轻人实在不多了。所以他写信给利玛窦神父,说他如果肯戒吃猪肉,就愿意把拉比之位传给他……。

如今开封还有几十户自称犹太人的家庭,但他们不知割礼,也分不清谁是摩西谁是大卫,身体外观更已混得和汉人没两样。有人怀疑,他们坚持自己的犹太身份,只是为了得到少数民族的政策优惠。

【来源:苹果日报-牛棚读书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