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蒙娜莉萨死人头

蒙娜莉萨大概是世界上最知名的一幅画,也是最多艺术家、设计师和其他各色人等戏仿模拟的肖像(icon)。所以我们不只看过印得到处都是的「正版」蒙娜莉萨,也看过留胡子的蒙娜莉萨,看过哈哈大笑的蒙娜莉萨,还看过漫画版的蒙娜莉萨和蒙娜莉萨的立体雕塑。

每一个人重画蒙娜莉萨都有不同的目的,画出来也有不同的效果;但不管大家为甚么要仿作蒙娜莉萨,也不管仿出来的效果是轻度的调侃还是深沉的反思;它们都扩大了这幅画及其作者达文西的影响力和知名度,也拓深了这幅画的意蕴。因为所有的仿制品都是对原作的一种解译,也更加巩固了这幅画作为Cultural icon的地位。让我们想象一下,如果达文西今天还活着,而他特别小气,觉得后人为他那带着神秘微笑的女性加两撇胡须是种侮辱,因此提出控诉的话,那会产生怎么样的效果?

又如果今天收藏这幅画的博物馆,决定起诉一份报纸上的政治漫画把它画进了背景,因为这是侵犯智慧产权的话,大家又会作何感想?好在达文西虽是天才,但还没发明出长生不老的方法,也好在罗浮宫拥有的权利不够周全,否则我们今天可能就看不到《达文西密码》这部惊险悬疑的小说了。因为这部小说里不只出现了「蒙娜莉萨」这四个字,还把它和一宗血腥的谋杀案挂上了钩,甚至这部小说的作者还因此发了大财。

而这一切一切换在另一个环境底下,是可以被人控告侵权的。我说的就是香港近年最有活力的剧团之一,「好戏量」的作品《吉蒂与死人头》。这部作品的灵感来自优秀编剧家杨秉基看到前些年「Hello Kitty」藏尸案,于是它有了现在这个剧名,也在宣传海报上出现了经过再造的Kitty头像。

结果创造并拥有Hello Kitty的日本公司Sanrio 就不干了:(1) 认为使用了Hello Kitty的肖像是侵权,(2) 认为「好戏量」未经授权就使用「吉蒂」这个名字,(3) 认为这个戏的内容可能不符合Hello Kitty原有的正面意义,(4) 当然,这部戏是收门票的。所以Sanrio的代表律师要求「好戏量」停止这种侵权行为,同时交出剧本让他们研究。

蒙娜莉萨是人类文化的遗产,也是大众文化的icon;Hello Kitty未必是人类文化的遗产,但肯定也是大众文化的icon。凡是大众文化的icon,就会引出各式各样大众版的诠释,例如《吉蒂与死人头》对 Hello Kitty的诠释。只是到了我们这个智慧产权至上的年代,企业是不准你做这种诠释的。看来杨秉基下回只好创作《蒙娜莉萨死人头》了。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