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有人读书的书展

有些记者打电话问我关于「牛棚书展」的事,这真是一个美好的误会,因为我不是「牛棚书展」的搞手,真正负责的是它的筹委会,而今年操办的则是作家俞若玫。但我说这是「美好的误会」,是因为「牛棚书展」真是一个美丽的书展,但愿我是俞若玫。

书展与美好,在香港应该不是一组可以挂钩的词。形容书展,我们会说「热闹」、「盛大」这种形容词。由是每年贸发局办的「香港书展」都是「城中盛事」,年年参加人数都创纪录新高,随便一个讲座听众的数,都是其他读书讲座全年人数的总合。但我们不会用「美好」去形容香港书展。

甚么样的书展才是美好的呢?我想象它有一些出书很精的出版者,带来一些别的地方不容易找到的书。

因此来的人不是抱着参与盛事的心态凑热闹,而是看书不少比较挑剔的读者,在这里他可以比较舒展地翻书,仔细掂一掂手中书的分量才决定买不买,没有人推没有人挤,不用着急。

有空的话再去听一场演讲,看看几个只知名字未认真人的作家,又或只是坐一坐听听内容是否有趣刺激。如果太闷,想打瞌睡,就出去转转,顿然开朗,迎面而来的不是冷气,都是阳光(又或细雨)。

这时见到地面上有人正摆地摊,售的是私家藏书或自制CD,纯粹是在等同好,悠闲得很(当然,如果天洒小雨,他会急忙起来用胶幕遮盖那数目不多的书册,等雨停,再说)。

然而,最美好的还不是这些,而是有人读书,蹲在某个角落,一个男孩正静静地读着,那姿态与世无争,尽管他读的是本纪录工伤劳工的图册。这样的书展,我见过,就在牛棚。

有些记者朋友,为了成就一篇报道,会比较几个书展的特色,把「牛棚书展」归为比较带文化的一类。但事实上,不知是不是换了新总裁,还是受到「书节」和「牛棚书展」的刺激,贸易发展局的「香港书展」也不能说成有钱眼没文化。

我想,在一篇报道里说一个书展或者太过抽象;但如果问我,我会说,「牛棚书展」是一个有人读书的书展。

在一个围绕着书籍的空间里读书,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