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黄世泽:国庆节(国庆.上)

自香港交回中国管治后,香港取消了英女皇寿辰,取之而代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节。

其实英女皇寿辰,就是大英帝国的国庆节,不过,香港人对英女皇寿辰并无特别感觉,因为香港人普遍对大英帝国的归属感不强。但英国人选择以女皇寿辰作为国庆亦不奇怪,因为英国是一个典型的君主立宪国家。保留以君主生辰作国庆的做法,不值得奇怪。

所谓国庆节,就是国家的生日,因为国庆节某程度上反映了国家的起源和立国精神。

对大多数第三世界国家,一般都会选择国家脱离殖民者独立周年纪念作为独立。因为不少第三世界国家,在脱离欧洲殖民帝国后才建立现代化的国家。而对一些有长久历史的民族,独立日亦代表了国家的重生和希望。

美国虽不是第三世界国家,但美国同样以独立日作为国庆节,因为美国的独立,不是民族的独立,是新大陆人民追求自身权利的革命。作为一个以理念立国的国家,虽然欧洲有不少君主立宪国家,但法国、德国和俄国三个已不是帝制大国的国庆节,都颇为反映了他们对立国精神的看法。

法国开宗明义以法国大革命当日,亦即七月四日作为国庆节,表明了法国人认为当代法国是于法国大革命当日诞生,亦与法国于宪法上,将红、白、蓝三色诠释为自由、平等、博爱三种精神相匹配。

德国在统一后,改以十月三日德国统一日作为国庆节,某程度上,除了代表了德国人对得来不易国家重新统一的珍惜,亦表明了,一个战后重生的德国,于德国统一后才诞生。始终,于两德统一前,东德只不过是苏联的一个卫星国,仍有半个德国在他人控制下,两德统一才算得上战后德国浴火重生。俄国六月十一日的国庆节,与苏联无关,也与彼德大帝无关,俄国政府选择了叶利钦当选俄国总统当日做国庆节。这样的国庆节,难怪连不少俄国人都不知道。

俄国虽然一直都想重现大国的风范,但由这样离奇的国庆节都看到,一个像俄国般缺乏了立国理念和重心的国家,不单民主发展有限,也容易失去方向。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