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黄世泽:平凡女子的和平奖

范琼花,现年40岁,是四川篷安县徐家镇方广村的书记。这条村子太过贫穷,所以有很多年轻夫妻出外打工,范书记就担起了替他们照顾留在村子里的孩子的重任。至今她已拥有36个孩子。

高耀洁,一个年逾古稀的医生,自1996年开始走访河南百余村庄,揭开了因输血染上艾滋病的严重问题。她自费印刷艾滋病预防数据77万份,四处派发,又把得到的奖金和赞助拿来资助艾滋病和遗孤。九年以来,没有一天停过工作。

夏晓鹃,台湾的社会学家,多年来研究台湾日益增加的「外籍新娘」,尝试理解她们的边缘处境。并且不断为这些备受歧视,来自东南亚和大陆的女子大声疾呼,协助她们争取应有的权利。辛淑敏,是香港同志教会「基恩之家」的牧师。在她努力促进本地基督教会和同性恋社群的对话,同时维护同志们的权利和信仰自由,认为教会应该站在被社会排斥的少数人那一边。她们是谁?她们不像德雷沙修女那么有名,得到举世人民敬仰;她们也不像昂山素姬那样被政府软禁,成为国际媒体关注的人权斗士。

这四名女子更不像基辛格那样,是个全球到处跑、美金滚滚来的政客。基辛格、德雷沙修女和昂山素姬都得过诺贝尔和平奖,这四位女性又有没有得奖的机会呢。这四人都是平凡的,可也都是伟大的,她们在这个依然被男性主导暴力笼罩的世界,涓涓滴滴地做着最磨人最需要耐性,却也最直接地在改变世界的细致工作。除了这四个人,地球上还有多少像她们一样既平凡又伟大,但常常被镜头忽视的女性呢?瑞士和平基金会找到了999位这样的人物,提出了「全球千名妇女争评2005年诺贝尔和平奖」行动,大中华地区则由岭南大学群芳文化研究及发展部统筹提名。为甚么千人提名却只有999个代表呢?

因为那一个空出来的代表很可能就是你,一个未必阻止过战争也没有在大国间周旋的普通女子,但你努力地维持了你身边环境的和平与进步。

直到这一刻,我们还不知道今年诺贝尔和平奖花落谁家。不过这999名女性代表的力量其实已经得奖了,因为还有甚么奖项要比她们工作的实际成果更有价值呢?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