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管理世界最大的组织

汉朝的居延,在今天内外蒙古的边境地带,离首都长安可远。从丞相府发一道命令,得转四道手续,历时两个月才到得了镇守居延边关的将士手中。中国实在太大了,大到一个地步甚至有皇帝死了朝代换了,边疆地区的公文记录还在使用旧朝旧年号的情况,因为那时没有电邮,地方官还不知道天早就变了。

这种今天看来很不可思议的情形,在中国竟然持续了几千年。信息的流通是管理组织的第一要务,没有电线只有驿道,没有汽车只有马匹的古代中国,到底是用甚么方法去维持和管理那么庞大的政府组织呢?现在全球一百大企业榜上有名者,百年老店愈来愈少,而老王朝动辄存活百年以上,凭的又是甚么?北大光华管理学院那些EMBA课程里的行政人,大概就是带这样的问题来听许倬云的课,这个课最近结集成书,叫做《从历史看管理》。

坊间已经有太多从历史看管理的书了,但绝大部份都只是眼于个别皇帝名人的领导风格,再急忙总结出一些做人的道理,似乎照做就能有唐太宗的英明,诸葛亮的智谋。但是要在短短两百页以内,把中国历史理一遍,研究出其中组织结构和原则等深层问题的,恐怕只有像许倬云这般精通社会学历史学的大师级人物才办得到。

许教授这本书,你可以当成是以史为鉴学管理的养份,更可以看为用管理学的眼光透视中国制度史的导论。分析中国制度的史籍,汗牛充栋,但很少见这么干净利落而且眼光现代化的,真真正正是鉴古知今。很多香港人都不明白中国党政二元的体制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市有市长不就得了,还要加上市委书记,岂不架床屋臃肿得很。看这本书,你就发现这是个很有「中国特色」的独到传统,源自秦始皇开始的监察制度,一开始是四处巡查各地官员的刺史,后来就成了固定官职,每一层有它的监察人。今天大概也是如此。

但不要以为中国人不讲究效率,以前世界各地的政府都注重各级官员办事的成果,唯有中国考察效率。例如明代权相张居正就规定官员要在公事文件上注明完成时限和进度,这些文件都要发到各相关部门和监督人员手中。时候一到还成不了事,那就是「贻误」的罪名了,要扣分纪录。升不升职,降不降薪,全看你的成绩表漂亮与否。

最近有些大陆媒体热烈讨论废除科举百周年。一说起科举,我们就想到八股文;一提到八股文,我们就会想到《老残游记》里寒窗十载苦读范文的读书人竟不知苏东坡是谁的笑话。为甚么古人选拔官员要考作文呢?而且还要考格式僵化考题不通的八股?许倬云提醒大家,其实八股之外还要考「策论」,也就是看考生对时政有没有精彩的意见。至于八股,则是一种无聊但是困难的智力测验,有如今天考AO的笔试一关,乃基本能力测试。说到底,八股存在五百多年不也考出了不少名臣贤相?一个国家有那么长久的岁数,是有道理的。

【来源:苹果日报-牛棚读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