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黄世泽:问鼎西九

直到目前为止,民间都没有人知道西九龙文娱艺术区上的天篷究竟造价多少,但是我们已经在谈论它是丑还是美,它安全还是不安全,香港需要还是不需要另一个地标,甚至值不值得兴建它。一个价钱都还没搞清楚的东西,又怎么能判断它值不值呢?

政府自己做的民调显示过半数市民对兴建天篷有保留,但它的结论却是「看不出有强烈理由不要天篷」,这又是甚么样的逻辑甚么样的推论呢?难道政府已经知道这座天篷只要一百万,一百万就可以买到一座足以傲世的地标,当然就有「强烈理由」坚持兴建啰。不过,如果像建筑师学会估计的,这个盖住整个西九龙文娱艺术区的庞然大物最多要用八十亿的话,我们就有「强烈理由」去质问那八十亿元何以不用在博物馆的馆藏上了。

为甚么政府至今不愿公开西九天篷的造价?难道我们不该问这个问题吗?

这让我想起「问鼎中原」这个成语的出处:《左传》里的一个有名故事。话说春秋时代一位楚王挥军北上,直指今天洛阳附近的周都城,势态紧急,早就衰落沦为傀儡的周王派出大臣,以劳军的名义去看这个意欲造反的诸侯所为何事。一见面,这个楚王开口就问周室所藏的「九鼎」大小如何,轻重若干。接下的对话是历史上著名的口才示范,我不在此多说。但值得注意的是「九鼎」指的到底是甚么,它有那么重要吗?

所谓「九鼎」,乃三代重器,是传说中夏商周三朝的传国之宝,代表皇朝权威,天子用以祭天飨神,非一般人可以接近甚至染指。

简单地说,它是一种纪念碑,纪念列祖列宗的盛德,象征王室的无上地位,犹如后来德皇在柏林建的布兰登堡门,和法国已故总统密特朗在巴黎修筑的新凯旋门。一个分封诸侯势力再大,也不该无礼地去问周天子所藏「九鼎」的轻重尺寸,一问就是野心犯上的表现。

或许西九龙天篷就是曾荫权的「九鼎」,是这一代特区政府留传后世的纪念地标。我等草民又岂可逾越本分,问它的造价呢?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