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神六」之后的太空竞赛

「神六」发射成功令世人瞩目,而近邻日本却颇有失落感。在他们看来,其实新世纪的太空竞赛已经不知不觉地展开了,只不过这一回参赛双方不再是美国与俄罗斯,而是中国跟日本。

熟悉日本漫画和动画的读者都知道,日本次文化里一直有股科幻狂热,飞船、太空基地,殖民另一个星球等等,向来都是日本人喜爱的幻想题材。一般消费者也都应该可以感受得到日本电子产品和高科技工业优秀的质量控制,能够推想他们科研的能力也一定相当出色。正因如此,日本航天事业表现之差才会叫人意外。

多年来,日本不仅火箭发射失败的几率要高于一般水平,而且直到今天也还没有充分掌握载人升空的技术。最令日本航天局(JAXA)尴尬,最刺伤日本人自尊心的,是2003年神舟五号的成功,使得中国成为世上第三个载人升空的国家之后短短数个月内,日本发射的一对间谍卫星又在半空爆炸了。中国航天技术发展之快令世上所有专家感到震惊,相比之下,日本的低水平表现却不会让行内人觉得意外。因为日本政府拨给航天局的款项本来就不算太多,平均一年才2000亿日圆左右(合160亿元人民币),是美国太空总署(NASA)年预算的十分之一,而且前些年还有连年下调的趋势。

原因之一是日本的航天事业向来定位在非军事用途之上,与中、俄、美三国的军方背景非常不同。很多日本国民和政界人物对国家的军工发展心存戒惧,战后和平宪法界定的基本国策又形成了一道界限,使得航天事业变成一种没有实质利益的奢侈品。但是「神五」的成功改变了一切,中国的登月准备更对日本形成了重大刺激。新任的日本航天局负责人 Keiji Tachi kawa原来是日本最大电信公司DoCoMo的总裁,他矢志争取日本国民和政府的支持,把目标定在要于2025年兴建一个月球基地。而日本政界和民间对这个计划的反应都非常正面。

冷战时期的太空竞赛,表面看来是一种国家荣誉的游戏,美苏两强都想通过太空科技的优势告诉对手和自己阵营里的伙伴,只有自己的体制纔是最完美的。例如当年的美国总统肯尼迪在一次著名的演讲里就这样劝说他的国民,为什么一定要推动阿波罗登月计划:「我们要送人上月球,不是因为它容易,而是因为它困难。」这番话真是气概雄壮,唤起了美国人心底的「美国精神」:不畏艰难,勇于开拓新天地。仿佛整个航天事业为的就是要打赢一场象征与意识形态的战争。

然而时至今日,我们都明白了为何这么困难的事还是值得放手一搏,也知道太空竞赛的胜者赢的远不只是面子。因为航天科技的发展,不只可以带来更精密的地面监测和更精确的导弹导航技术,还能够协调地上的任何军事部署。掌握「制空权」在今天的意思就是控制环绕地球的卫星轨道。美国的军事霸权如果少了这一层,根本不能想象。

如今日本政府正积极检讨它的航天工业拨款是否足够,如日本航天局近月颁布的远大计划,一样是种针对性的军事考虑,它们的假想敌就是在航天事业上一路领先的中国。持续紧张的中日关系使得「神五」和「神六」的成功,变成日本人的梦魇。他们担心的不只是面子问题,更包括了东亚地区的军事均势。在日本背后更大的一盘棋局,是由美国来下的。根据《华盛顿邮报》等媒体的报道,美国已经有一连串的方案,想要借着它在日本、韩国和关岛的基地,以及台湾的配合,加强「战区导弹防御系统」(TMD),形成对中国更有效的包围网。日本的航天计划是这盘棋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于是在美国政府的劝导和压力之下,日本政府决定在今年的财政预算里面大幅提高对航天工业的拨款,不仅仅是放在科学和民用事业为主的航天局上,而且还有三分之一的资金是给三菱重工开发军事勘察卫星。除了日本,印度也发布了更具野心的航天计划,要在2007年把人送上太空。

「神六」的成就,在一些人看来,无疑是新世纪太空竞赛和空间军事化的助燃剂,这或许是很多国人料想不到的。

【来源:南方都市报-天下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