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黄世泽:没民主 有自由

自己未必就是最了解自己的人,所以我们不能轻易相信一个人对自己的描述;同样地,我们也不能随便接受一个地方的居民关于这个地方的说法,以为那必然是有关该地最真确无误的判断。

但是,我们却能够从该等描述和说法里面读出一些误读,一种自己对于自己的误会,一种自欺欺人的偏见。这种误读有助于我们更深刻地穿透这个地方和这些人的某种特质,让我们从误会之中发现被遮盖的部分真相,在偏见旁边观看盲点。例如香港人很爱挂在嘴上的一句自我描述:「香港没有民主,但是有自由」。这句话由来已久,至今依然被很多人认为是个正确的判断。分析一下这句话的结构吧,「香港没有民主,但是有自由」,它把民主和自由分开,变成两种可以不必同时共存的价值,两种可以有你但不必有我的东西。然而,一个社会真的可以在没民主的情况下得到自由吗?这就要看我们所说的「自由」是哪种「自由」了。

如果把政治自由和公民自由也放进考虑范围以内,把公民参与政治事务和决定社会共同命运的自由,看成完整自由的一部分;那么很显然地,没有民主是不可能有自由的。因为民主就是一种实现政治自由和公民自由的制度,一种建基在个人决定自己命运的自决之上的决策方式。如果,「没有民主,但是有自由」这句老话里,所指的自由并不包括政治自由的话,它不只不完整,而且不稳定,甚至还很危险。因为没有参与政治的自由,就没了决定社会事务的自由,这就等于把大权交到一个独裁或者一班寡头统治集团手中。如果他们还肯给你言论和宗教信仰的自由,那是他们的仁慈;如果他们想要侵蚀或者剥夺你的权利,你是没有任何反抗余地的。

十九世纪的法国思想家贡斯当在其名著《古代人的自由与现代人的自由》中曾经说过:「现代自由的危险在于,因为人们沉缅于追求各自的利益和快乐,而很容易放弃分享政治权力的权利。而掌权者会迫切地鼓励人们这样去做。但是,如果政治权力的转移没有任何保障,它会给我们带来快乐吗?离开政治自由,我们从哪里寻找保障呢?放弃政治自由将是愚蠢的,正如一个人仅仅因为居住在一层楼上,便不管整座房子是否建立在沙滩上。」旨哉斯言。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