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黄世泽:维权事件

近半年来,中国国内越来越多大大小小维权事件曝光,这些维权事件已经占了海外媒体相当篇幅,甚至令外界关注,到底中国国家主席能否维持中国社会和谐稳定。但到底,究竟甚么叫维权事件?

维权是维护权利的缩写,通常受到海外传媒关注的维权事件,都是有过千以上民众参与的群众运动。这些群众并非为了争取民主自由这些政治理念,而是一群有冤无路诉的民众,不满意切身的权益受到非法侵犯,但中国现有法制无法帮助他们,那苦主就团结起来,诉诸群众运动,希望以群众力量,迫使当局重视他们的诉求。

这些维权事件既有发生在农村,亦有发生在城市。在农村的维权抗争,一般与村委会成员贪污腐败,或地方政府非法收地有关。

像广东番禺太石村的维权事件,就是由村委主任陈进生在处理一宗土地买卖时账目不清所引发。而广东佛山南海三山镇爆发的维权事件,就与当地政府处理征收土地赔偿不当有关。在城市的维权事件,就与下岗工人,以及烂尾楼盘有关。

最近在重庆市搞出人命的重庆特钢维权事件,是由重庆特钢破产后宁愿贱卖厂房土地,都不处理好工人的生计问题所引起。而烂尾楼盘令不少业主积蓄全失,前路彷徨,引发抗争更不奇怪。

一般而言,官员贪污、征收土地赔偿不当、工人被解雇后赔偿问题,以至烂尾楼,在香港都不会引发大型民众抗争,因为一般可透过法律解决,或由政府作出调解,甚至以公帑作出赔偿。

但在中国,由于司法不独立,地方官员贪污贪得不顾一切。民众受到委屈,无办法透过正常司法和法律渠道解决,那只好诉诸群众运动。在个别很极端的事件,民众立心要诉诸法律,反而官方用近乎黑社会手段解决问题。以太石村事件为例,民众只是想根据法律,召开罢免大会罢免村委主任。但村委方面,居然动用水炮和公安武警,强夺村民手上村委主任贪污腐败证据。一时间,黑与白完全颠倒过来。

越多的维权事件,就代表人民的怨气越重。怨气与耐性往往成反比,怨气越重,人民就更没有耐性。如果中央政府不重视维权事件背后的大问题,日后发展成怎样,真的不敢想象。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