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民粹政治抬头,党派政治有难

特区政府的政改方案推出之后,大部分人都把焦点放在泛民主派与政府的角力之上,冷落了民建联和自由党等其他政治势力。其实,如果一并考虑这些派别在政改方案公布前后的行止态势,就会注意到泛民主派未必是唯一受到冲击的力量,更会发现一个全新的政治局势已经出现了。

在董建华时期,香港的政治光谱十分简单,一端是支持尽快达致普选的民主派,另一端则是认为普选宜慢不宜快的保守派。如果从泛民主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的角度去看,所谓的保守派又可以分成三股,其一是民建联、工联会等「根正苗红」的亲中派;其二是自由党和其他大商家利益的代言人,最后则是董建华领导的特区政府本身。这三股力量彼此之间有不同程度的分歧和利益冲突,但都被认为是「亲北京」的,意思是有连系中央的管道,能够掌握上意。特区政府自不待言,根本是国家机器的一个支部,最有合法性。而传统「左派」或云「亲中派」,则与北京有深远的关系,一向也自诩最懂得和中央沟通。至于商界利益代言人和自由党,也在近几年来厚植网络,有声音直达天听的表象。

然而到了2003年七一游行之后,先是自由党折翼,人人都看得出田北俊失去了中央政府的祝福。更大的冲击则是董建华下台,一众商界领袖中的「忽然爱国派」和被看作是北京代言人的传统左派,竟似完全被蒙在鼓里,浑然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然后是「港英余孽」曾荫权上位,使得很多前保皇党要言论急转弯,狼狈不堪。这一连串动作的信息很清楚,就是真真正正代理中央政府实行管治的不是什么自称「我在上面有支针」的投机分子,或者常常告诫大家要「明白中央意思」的坚定爱国者,而是有合法管道的特区政府。这个信息的正面效果是杜绝了某些人想再上北京打小报告的念头,同时断了很多拿「中南海消息」出来四处招摇的人的后路。香港政局的游戏规则至此才可说是比较清明,有可循。

最大的变化就发生在政改方案公布。当大家传闻连民主党都不相信政府的方案会这么进步的时候,似乎忘记了本来应该最懂中央意思的民建联曾经提议,新增的五席功能组别要包括中医界和中小企业。所以,对政府方案最意外的,不是泛民主派,而是民建联。因为政府表示传统的功能组别不应该再增加,这才是真正迈向全面普选的正确道路,而且还说这是中央政府同意的方向。民建联居然不知道自己提出的方案原来不合中央心意!这是一个多么令人震撼的现象!

何民建联一向标榜要为民主普选争取共识建立条件,怎料到自己的方案竟然比政府还要保守。他们为什么不出来坚持自己的提议,然后反驳政府,说市民对该不该把五个功能议席交给区议员互选还没有共识,要突然走这一大步的条件还不成熟呢?因此政府的方案不只进一步打击了民建联「懂得北京」的形象,还把它们彻底变成了货真价实的保守派。经此一役,民建联如何审时度势重新定位,是要想办法跟上形势,还是干脆坚守一种保守的立场,非常值得观察。

接下来再看看泛民主派面对的情。其实曾荫权政府目前的战略很像前一阵子小泉纯一郎在日本大选的做法,本来最保守最远离百姓的执政者突然成了最贴近民心的改革派。这当然要拜民建联和自由党(前面忘记提到他们,抱歉)自动占上了保守派位置之功,但更得注意的是政府怎样撬松泛民主派的基础。

政府方案的实时获益者是一群现任区议员,不止多了晋身立法会的机会,更忽然拥有选举特首的权力。这批区议员不乏所谓「少壮」民主派,在基层埋头耕耘十多年,为大老奔走做桩脚,真是白了少年头仍未得见出头天。如果泛民主派否决了政府方案,对他们而言不止立刻少了一块即将到口的肥肉,更不知将来还会不会再有这等上位良机。泛民主派中最人多势众的龙头民主党尤其要关注这个问题,它实在经不起再一次的分化了。

曾荫权政府日后的走向很简单,就是大搞民粹主义,和泛民主派抢民心争民意,这才是泛民主派的最大危机。许仕仁自称「务实民主派」绝对不止是笑话,因为政府推销的,就是比起民建联它固然要进取得多,比起原地踏步它更是强上百倍。政府连政改方案附带推出的民调结果固然疏漏处处,但这种意在抢先民意的手段,毕竟是以前罕见的,足见其用心。我们当然知道区议会委任制问题重重逻辑不通,也知道泛民主派的立场才是最激进的改革派。但是政府的民意攻势使得他们的激进变成一种不可行不可选的立场。如果泛民主派坚拒让步,那么下一届的立法会和特首选举方式就得维持原样。在市民的心目中,政府很可能成了苦口婆心的民主推动者,而立意实现民主普选的民主派这时却吊诡地因其「企硬」,成了「阻住地球转」的另类保守派。政府和泛民主派角色互易,原来保守的现在很进步,原来进步的现在变得很保守固执。

泛民主派自然也可以抢夺民意,以号召游行的方式打一场民心战。但坦白讲,以曾荫权现时拥有的支持率和政府近来的表现(包括委任黄仁龙出任律政司)来看,这场仗会打得很辛苦,「人民力量」也不一定会很有力量。再往后推,如果政府明年硬把政改立案,送上议会表决而被否决,曾荫权会不会真的兵行险解散议会,以小泉的方式和反对派摊牌呢?要知道民意就是民主派的最大靠山,如果在这一环上都输给政府,它就有边缘化的危险了。

自从曾荫权上台,一套结合了民粹倾向的殖民地式开明专制即告登场,我们过去习惯的政治形势和光谱划分正式终结。向来站在主流民意那一边的会发现自己未必可以垄断民意,向来以保皇为己任的会发现自己未必摸得准皇上心思;整体而言是政府的声势渐大,各党各派则进退维谷面临矮化。不论是民建联还是民主派,都必须下定决心自我更新重整势力版图。

【来源:明报-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