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禽流感:香港准备好了,中国呢?

11月6日的《国际先驱论坛报》报道了一件有关禽流感的小插曲,一桩很多人没有注意到但却非常可怕的悲剧。今年夏天,在柬埔寨的一条村落里,死了一整群的鸡,有些村民慌忙把发病的孩子送到诊所,结果证明只是普通的流感。但是也有些村民认为这场怪病来自一个八年前嫁到这个村子里的妇人,他们觉得她是个巫婆。于是在某一天的下午,一个男人趁她在林间的空地上生火煮饭时用弯刀割断了她的喉咙。这个男人被警方逮捕了,但是总共筹集了30美元聘请他下手的村民则不被牵连,他们事后还对记者说:「自从那个女人死了之后,大家的健康情况好多了。」如果这是种可怕的迷信的话,更可怕的是那些诊断家长带来的小孩的医护人员,他们之中有些人不只未经专门训练,而且根本是文盲。

相比之下,香港的情当然好多了。这不是讽刺,这是真话。10月12日那天曾荫权颁布了施政报告,正好同日我在此发表了「预备灾难的降临」,质疑政府有没有做好禽流感爆发的准备。当天下午曾荫权向我们一众评论人解说施政报告重点时回答了我的疑问:「我们早就做好了全盘准备,即使不算完美,在亚洲各地之中也算最好。甚至连烧尸体用的焚化炉够不够也都想到了,只是我们不想引起公众恐慌」。

果然在接下来的几周之间,大家都看到当局正不断地发放有关信息。从这些信息里面,我们可以得到两个正面的观察:一、政府没有因为害怕公众恐慌而停止发布它们的预备方案,这绝对有助于提高市民警觉,更能增加大家对政府指挥能力的信心。管理即将到来的天灾,如何一方面让香港人像日本人预备地震般地预备瘟疫,但另一方面又不致于麻痹,需要很高明的信息沟通技巧。从这些信息间歇有序的发放情看来,政府暂时做得不错。

二、我们又从这批信息里面得知政府已经和国泰航空和汇丰银行等大机构做过简报,这也是非常正确的方向。因为我们面对的瘟疫规模之大可能是史无前例的,而且一旦爆发,持续的时间可以长达一年以上;所以一切预备方案不能只是局限在来不来得及开发疫苗和特效药储备够不够等医疗范畴,更应该考虑如何让社会继续运作,市民继续生活。故此政府与各种大型公私机构作好应变措施,是绝对必要的。眼下的问题是如何把一套瘟疫期间的生活指南发放到每一个市民手中,以及尽快检讨目前的法律是否完备得足以使政府采取有效的紧急手段。

然而令人备感无奈的是禽流感绝非一种我们关起门来就能解决的本地问题。早在19世纪中叶霍乱肆虐欧洲的时期,各国政府就已经首次把健康事务提升到了外交层面,知道传染病是不受人为国界阻挠的。到了这个全球化的时代,疾病就更加全球治理(globalgovernance)的核心问题了。香港再富裕再先进,柬埔寨的贫困落后还是有机会引发一场我们逃不掉的海啸。再也没有比禽流感更好的例子,能够说明为什么疾病和贫穷有关,而全球资源分配的不均又为什么会让所有人受害。

比起柬埔寨,更让香港人忧心的当然是中国。最近湖南发生的三宗死亡案例虽然还不能证实是来自H5N1,但当局出尔反尔的信息发布和世卫的保留态度,都叫人对中国政府抗疫能力的信心大打折扣。更荒谬的是根据《明报》的报道,湘潭市第一人民医院坦言自己没有能力对疑似病症作初步检测,甚至还有医生不知道什么叫做「特敏福」(Tamiflu,内地译为「达菲」),反过来教人服用「板蓝根」。

有些论者就此批评中国政府透明度低,防疫力度不够,其实这还不算搔着痒处。因为就算卫生部再怎么三申五令各级不得延误或瞒报疫情,再怎么像搞一场运动似的扩大宣传层面,中国都未必可以达到大家心目中的标准。禽流感这回冲击到的绝不只是卫生部门和医疗体系,而是整个中国政府的结构和根本性质。

在早前的「孔雀石绿」事件里,香港人都领教到了中国「条块管理」的毛病,中央政府无法确切把握基层情的弊处。现在我们凭什么保证某个县发生了大量家禽死亡的事例,中央部门一定能在第一时间接获报告?我们又如何肯定部分地方官员敢于冒着经济受损的风险,狠下决心依照指示扑杀农场里的动物呢?反过来问,为什么北京卫生部里无人不知的「特敏福」,一个湖南的医生居然连听都没听过呢?中央政策到了地方就彻底走样或者无法执行,是这十年来中国政府最大的问题之一。从这个角度来看,禽流感将是这两年共产党执政能力的最大挑战。

正如之前所说的,禽流感不只是内政问题,而且是个全球危机。它之所以是「全球」而非「国际」,乃因和环境污染、金融秩序等问题一样,它不是主权国与主权国之间处理得了的事,还要涉及诸如世界卫生组织之类的全球治理机构。传统的国际问题在尊重各国主权和疆土的前提下,是问题外交层面的事情,要靠外交官员费心,与各国内政无关。但像禽流感这类全球危机,没有人能够等到外交部掌握充分情之后,再透过其他外交机构知会大家;它需要的是原属主权内政范围的卫生部门直接地与其他地区的卫生系统达成横向连系,共同协作。在更紧急的情下,甚至要让国外官方和民间的机构直接介入最前线的基层地区。简单地说,面对禽流感这种全球事务,传统政府内政和外交的分工必须更有弹性,甚至有范畴重组的必要,让地方层级的政府单位都成为对外开放的接口。

以目前的情势看来,中国政府的体制恐怕还没有这么开放的弹性,世卫在发表评论的时候也小心翼翼唯恐伤害到中国的主权和自尊。再加上中央对地区的掌控程度存疑,中国处理禽流感爆发的能力实在不容乐观。到了这个关头,我想香港人一定更能体会「中国好,香港好」的道理。

【来源:明报-港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