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看清女主播

新闻主播这种行业,有人以为是份优差,可以打扮得漂漂亮亮,而且天天有出镜机会,几乎就是一种严肃点的娱乐事业;又有人认为那种只有躯壳没有灵魂的工作,脑子里不需要任何见解,只要有副伶俐清脆的口齿,准确当部人肉读稿机就行了。

还有什么行业能像新闻主播这般,让一些人极度艳羡的同时,却让另一些人鄙夷厌弃?还有什么行业可以像新闻主播这样,是我们日日相见的熟悉面孔,但对他们的工作过程却一无所知?

因为工作的缘故,我这些年来老要跟一群主播混在一起。亲眼看一个个平凡不过的邻家女孩带一张双眼浮肿未退的脸,怎样在一小时内变成一位镜头前自信饱满的亮丽女子。所以每当有朋友大胆地托我向他们心目中的女神致意,甚至送上一些小礼物的时候,我心里总会呤叨:「呀?什么?居然崇拜这么一个小丫头!」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英雄见惯亦平常。

我更常看到的,是在张堆满报纸和文件的桌子上,一个帅气的男子或一位可爱的女人正在神色紧张地埋头苦干,手上一枝笔又涂又画,偶而还打转,把我本来打算要再看上几眼的材料变成一份难以卒读的涂鸦。所以每逢有人当面批评我的同事只不过是花瓶的时候,我都会有点生气。花瓶?你以为做花瓶容易?最起码我就当不成。更何况他们根本不是花瓶,而是百般锻铸才塑造出来的陶艺。看着他们下的苦功,我有时候也不免会想,自己评论人的位置大概不会坐得太久了。

不是花瓶

我早就知道张宏艳写书的打算了,但读完书稿之后还是要说这真是意料之外的好书,正如主播总是你意料之外的职业一样。她写了一本指南,所有想当主播的年轻人可以拿来当参考教材;她也写了一部行业内幕揭密,让所有对主播好奇、崇拜又或者不屑的人,真真正正地触摸到这些我天天要和他们打交道的人。在实用的信息和有趣的个人故事之间,张宏艳找到了对称的比例,不动声色地把它们编在一起。为什么她要跟我说她是一个写作的外行人呢?难道又是主播骗人的技俩,想把我拿笔讨饭的活儿都干掉?

《再见女主播—离开,是为了回来的风景》
作者:张宏艳
出版:天窗/香港

【来源:明报-文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