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吉祥物的诞生

我们要在国际舞台上呈现一个怎么样的中国呢?二零零四年的雅典奥运给了大家一个很好的启示。它的开幕式备受称赞,非常有希腊特色,除了传统戏剧的面具,神话里的人物和场景,还有代表它航海传统的水与那著名的蓝白二色。

更重要的,是雅典奥组委不只是把自己文化里的看家本领,一股脑地简单搬出,而且还运用了最近的舞台工艺技术,和完全现代化的设计转化。结果整台演出不只不让人觉得老旧无趣,并且还带来一种前所未见的惊奇。

反观张艺谋创作,代表北京奥运预告的闭幕演出,中国是够中国的了,又是大红灯笼又是茉莉花,还有京剧跟穿着高叉旗袍的神州美女,但是呈现出来的只能是典型东方主义式的异色中国。

外国人一看就知道这果然是中国,只不过这是他们早就习惯了的陈腐中国。可见「越是中国的,越是世界的」这句话说起好听,实行起来却高难度得要命。既要在国际形象的巿场上亮出中国本色不让外人看不懂,又不能沿袭既有的老套中国风。对待北京奥运吉祥物「福娃」,我们也应该用这么高的标准来要求它,问它是否达到这个水平。在我看来,它没有。

原因之一就像我上次所说,五个福娃太过「中国」,只有部分中国人一看就喜欢,外人则甚至那五种动物边个打边个都唔识分。接下来我们要问的,就是这组吉祥物到底是怎样设计出来的?其实自去年开始,北京奥组委就向全球公开征求作品,也组成了评审小组在芸芸参赛者中挑选佳作。光就这点来讲,大家近年的表现要比香港好得多。起码人家常跟得上世界常规。反观香港,从文化中心到中央图书馆以至于那个「香港飞龙」,不是政府部门自己来,就是闭门造车绝不透明地也毫不专业地选择设计(飞龙商标就是以前的策略发展委员会选出来的,请问头有哪一个是内行人?)。可是很多参与过内地这些比赛的香港设计师都知道,这类比赛虽然有大行家做评审,但到了最后拍板的,往往还是一些审美趣味不一定很优秀,官位却不小的「领导」。

而领导们正好这几年都相信「越是中国的就越是世界的」这个原则,他们心目中的中国特色很轻易就凌驾了设计界的一切其他考虑。北京奥运的吉祥物是不是也是这样子弄出来的呢?我们不清楚,因为它的遴选过程太不透明了,不只没有依期在8月份公布结果,也没有在现在展示其他入围佳作,更谈不上公开咨询了。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