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国际级的彭定康

彭定康不只是一个英国人,他还是一种香港社会现象。在香港漫长的殖民历史里面,没有第二个总督能够像他这样,走了多年仍然被人怀念,被人关注。

从欧盟走到牛津,他的每个动向都被香港媒体跟踪报道。几乎所有评论在谈到香港政界领袖言行的时候,都会回忆他当年说过的话搞过的小动作,不自觉地以他为标准来判定怎样才算是一个优秀的政客。就算死在任上的尤德,也没得到过这种待遇,被港人不断追思。爱国志士会说这是香港人奴性未除的证据;反过来,就有人直言不讳地以彭定康比较所有后来者,将他投射成美好印象。

的确,彭定康是一个能言善道、工于心计、长袖善舞的出色政客,但他到底是不是很多人口中的「国际级政治家」呢?

较克林顿、贝理雅,甚至小泉纯一郎,其实彭定康还算不上第一流,但他确实是香港史上唯一放眼国际的政治人物。和对现代香港社会影响最大的麦理浩比一下,就可以知道彭定康的特别之处。麦理浩是典型的英国殖民官,在祖家固然没有选举从政的经历,回国后也别无所图,香港总督就是他职业生涯的顶峰了。

所以在他告老归田之后,也没有甚么新闻价值值得港人跟进。反观彭定康,来港之前就是个经历选举洗礼的政党主席,和大部分港督和两任特首不同,他一开始就是个职业「Politician」。不做港督,他跑去更大的舞台当外交官,甚至还竞逐欧盟主席,可见香港只是他从政生涯的中转站罢了。从这个角度理解,就不难明白彭定康为甚么如此潇洒,不惧抗中也要为香港「带来民主」了。

因为香港只是他的一个舞台,他着眼的是更大的功名成就。身为最后一任港督,他想的不是怎样为香港回归之后的民主进程铺砖,而是如何光荣地撤退。所以他不惜拆掉直通车,使得香港立法会选举不能再用单议席单议制,也不提前全面直选,但却以一个短命的民主方案为他赢来「他把民主留给香港」的美名。

他是历任港督中最擅长和国际媒体打交道的,所以他的一言一行都成功地投向了他心中真正的观众—国际政坛。彭定康真正国际级的地方是他行动的尺度,他在香港所做的一切,都是表演给全世界看的。要在一个更大的舞台上挥洒,那才是他真正的愿望。以前的港督做到港督就很满足了,后来的特首也不会再往全国政坛的顶峰张望(董建华当政协副主席不算),这是认识彭定康所有行径的关键。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