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我有看见普选的一天吗?

那位78岁老先生登的广告,为什么如此感人?为什么这么有号召力?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他的年纪。回想20年前,他应该是58岁,正值香港社会闹哄哄地争取「88直选」。当年反对实施直选普选的,祭出的理由除了是要注重平稳过渡之外,不外乎「香港还没有普选的条件」、「香港对于何时实施民主还没有共识」、「普选要循序渐进」,以及「如果搞民主,香港会变成福利主义当道」。20年过去了,那位先生变成了垂暮老人,当年的青壮才俊如李柱铭也已年近七旬,然而我们的争论内容没有变过,反对普选的理由也没有变过。这位老先生如何能不慨叹一声「告诉我,我会看见普选的一天吗?」

最近李鹏飞提出、黎智英附和的2012普选立法会和2017年普选特首方案,据说是泛民主派可以接受的下台阶。如果这个方案真的奇迹般得到大家认可并付诸实行的话,我们就可以告诉那位老先生:「是的,你会有看见普选的一天,只要你能健健康康地活到90岁。」但坦白讲,正如我之前在此说过的,香港普选的时间表其实也是中国政改时间表的一部分,要在这一刻有个中央列出的明确普选日期,无异于痴人说梦。

暂且撇开我们控制不了的因素,看看香港社会内部,这么多年以来使民主讨论陷入泥沼的祸首到底是谁呢?当然就是不断强调福利主义可怕,又不愿付出代价参与民主政治游戏的商界保守势力;当然就是不停说要创造条件但连要有哪些条件都没说清楚过,同时又宣称要寻求共识但本身就是达成共识的最大障碍的保守派了。这些人所说的一切借口都不堪一击,也完全没有学理上的根据;20年前如此,20年后亦然。以「条件说」为例,马岳在《民主十问》的文章中所用的比喻甚妙:「等于要小孩在陆上学懂游泳,然后才放他们下水。」有哪一个成熟的民主国家是先等到一切条件完备才施行普选的呢?再看所谓的「共识」,什么叫做共识呢?如果要等全港市民有一致的意见,恐怕直到太阳系灭也等不到了。民主作为一种决策方式,本身就是寻求共识、塑造共识,乃至于在没有共识时作为解决冲突的手段。说要先有共识才有民主,根本就是倒果为因。

既然不能奢望保守派可为香港民主进程带来寸进,我们就只好把希望寄托在一直争取普选的泛民主派身上了。说到泛民主派,我们先得搞清楚政治家该具备什么素质。从政者不可没有理想和信念,否则就只不过是权谋游戏的人肉机器了;相反地,政治家也不能只是空谈「信念伦理」,否则就会变成韦伯口中「没有政治教养」、「不负责任」的「狂热骑士」了。如今立法会里的泛民主派议员挟着「争取07、08普选」的口号上台,他们的理想和信念毋庸置疑。不过要是说到责任,就不得不追究他们了。我们要追究的,是他们可有任何实际可行的方法去争取07、08普选;如果没有,如果连他们也接受07、08普选已成幻影的现实,他们有没有及早向选民报告呢?有没有提出次佳的目标和方案呢?很可惜,除了汤家骅在政府的政改方案出炉前不久提出过一个方案之外,我们就看不到太多消息了。

再谈策略。由于没有详实的方案腹稿,没有鲜明的领导意识,泛民主派先是在董建华下台时不能收割民意,把功劳抢在自己身上;后是在政府方案出台之后没有议价的平台,使得陈日君主教等人的道德权威成为唯一的主导动力。这叫做没有领导力量的政治团伙。

泛民主派再走下去,必须在信念伦理之外讲究责任伦理,要在外边道德权威以外寻求自己的主导权,还要在衡量时势和前瞻政局演变之后定出最好的策略。

现在的时势是个怎么样的状态呢?与前7年最明显的变化就是中央、特区政府、保守派等连成一线,泛民主派成为当然反对派的局面已经一去不返。如今的情是曾荫权政府、自由党和民建联及其他传统「亲中」势力各有怀抱;工联会则与民建联有渐行渐远的趋势,王国兴和邝志坚反对政府的声势有时比泛民主派还来得猛烈。在这种局面底下,各股势力之间的关系已经有了新的界定,其间的动力也与建华七年的时期大有分别。

以这个情考虑目前的政改争议,最快活的大概就是既不满泛民主派更恨曾荫权的保守派了。虽然他们这阵子不在争议核心,显得比较低调(不像董治时期那样第一时间扑出来护航),但其行动能力不可小看。且以「策发会」为例,政府怎能容让一个最重要的咨询架构由原定的100人,经过「自动报名」之后膨胀成150多人大而无当的口水会呢?更重要的是,这个原来被看作是各派沟通政改时间表的妥协平台,在曾荫权离港的两周内,是怎么形成这么一份充满董建华色彩的名单的呢?所以郑经翰迅雷不及掩耳的辞职实在是他近期少有的聪明举动,一方面告诉大家他还是个硬气十足的大班,另一方面似乎也代表了他的老友曾荫权宣告态度(别忘了曾荫权是如何爽快接受了他的辞职)。简单地说,我认为现在的策发会不符曾荫权的原来构思,反映出他还没有完全掌控政府机器。

因此,泛民主派不得不考虑,就算曾荫权不至于为了政改失败而丧失连任的机会,让梁振英上台接手;日后他的权威受损,传统保守势力抬头之后,自己的相对位置又在哪里?此外,民主派也要思考政改方案垮台,07、08的选举方式原地踏步之后,政局又会发生什么变化?

一、一直以来困扰民主派的接班问题届时会否更形尖锐?少壮派和第二梯队到时候可有上位的机会吗?二、现时强大的民意后盾到时又会不会转向,反过来指摘泛民主派要为原地踏步负责,使之流失票源呢?民意可是种很飘忽的东西,捉摸不定。我欣赏泛民主派的坚定,但是也不得不为他们日后面对的情忧心,毕竟他们是我们可以寄望的力量。

更重要的是,泛民主派必须告诉我们,如果07、08的选举方式不变,我们是离全面直选更近而非更远了。要做到这一点,他们不能只是要求政府定时间表,而是要给出自己的时间表;不能只是继续原来的姿态「争取」路线图,而是要画出自己的路线图。换句话说,他们不能重蹈覆辙,像去年那样只有口号没有策略地要求07、08直选;而是要显示出我们真有办法在07、08原地踏步之后,实现2012的普选。最简单的一句话,就是政改方案拉倒以后,该怎么办?又或者如果把目标定在2012年普选的话,2007的选举体制怎么改变。除了接受或反对政府方案之外,有没有更能为全面普选铺路的方法呢?所以,游行是要去的,但我希望泛民主派的政治家在到了政府总部之后,可以向我们宣布他们的方案。否则不要说那位老先生,连我都要怀疑自己能不能看到普选的一天了。

【来源:明报-笔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