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政治化装师的内幕工作

Spin doctor近年大行其道,连香港这个小小的「亚洲国际城市」也在酝酿它自己的Spin doctor文化。比如我的朋友刘细良就曾盛传会被聘至特首办,出任曾荫权的「新闻主任」,替「强政励治」烧上几把回旋大火。但是要当Spin doctor,首先得懂得审时度势。如今政府的传讯工作把持在一众公务员新闻官手上,孤身空降不啻坠入地雷阵,恐怕出师未成就先被万刀插背,死无葬身之地。细良最终没答应这个职位,反而证明了他果然有当Spin doctor的本领。故此我跟随他,把Spin doctor译作「政治化装师」。

关心英国政坛消息的,当然知道谁是甘宝(Alastair Campbell),首相贝里雅最得力的右手,英国的头号政治化装师,他离开政坛前的职务正是唐宁街十号的「传讯主任」。英国新闻界普遍认为现在的工党政 府基本上是个Spin机器,几乎所有的政治行动都是从怎样打形象战的角度出发,几乎所有的政策制订也都是从一开始就想好如何利用传媒,而甘宝就是这部机器 背后的最大动力。

甘宝还没出书,大家没办法一窥其魔法的秘诀,倒是可以先看看其助手兰斯(Lance Price)这本《政治化装师日记》(The Spin Doctor’s Diary: Inside number 10 with New Labour),据说是英国史上第一本政治化装师的回忆录。这本书还未出版,就先在英国引起了一阵小风波。原因是兰斯身为离任不久的官员,书稿必须送交政府审查,一审之下有些内容就得删除了。

即使如此,这本书还是汁液丰厚,可读性极高。比方说贝里雅首次派兵伊拉克,虽然公开说这个决定背后「心情沉重」;但在兰斯眼中的年轻首相其实有点兴奋,觉得派兵海外是个「领导人迈向成熟」的表现。此外,英国的报纸还在本书中注意到原来贝里雅率领的团队赢得第二次大选之后,竟有工党官员乐极忘形,在祝捷会当晚于贝里雅办公室的沙发上干起事来。可见这本书sexy的程度。

如果你对英国政界内幕不感兴趣,只想知道一个政治化装师该怎样替政治化装的话,我可以告诉你,这本书会叫你失望。原因正如刘细良在报端一篇明智之作所说的,现代政治化装师和纳粹的宣传大王戈培尔不同,他工作的环境必定是个成熟的民主体制。诚然,这些Spin doctor 的能量很大,连当年轰动一时的保守党员国会议员Shaun Woodward过档工党一事,竟也是兰斯一手操办。但理由不单是主政者有多信任这批心腹,他们又有多能干;而是影响重大的政治行动必定会经过传媒达到百姓耳中,百姓或者说选民,则是政府的命根子。因此任何政策或政治活动不得不考虑人民的感受,而人民的感受是可以被传媒塑造的,所以在民主政治变成(也可以说是「沦为」)「感受政治」的今天,特别需要有这些精通传媒操弄之术的专家从头到尾地参与最高决策。

说到尾,香港还用不着Spin doctor,我们只要一些在已成的决策上补点公关装的新闻官就够了。

【来源:苹果日报-牛棚读书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