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香港能有两院制吗?

许多人大力推销的议会两院制,其实既不合理也不现实,其中一个原因上回说过,就是现有的立法会功能组别根本不能与人家上议院的贵族相比,不能到了另一个议院就自动过户成了精英。

但这还不是最严重的难处,真正的问题是这种设计会破坏了一国两制的精髓。甚么是一个两制的精髓呢?那就是在一个中国的前提底下,香港可以保持自己的制度50年不变,但是之后它就应该和中国的制度接轨。

换句说话,今天的特首是他日的巿长,现在的立法会就是未来的人大。此所以中方屡次强调香港的事不是香港自己的事,其着眼点在当香港最终得以普选特首和立法会时,全国的巿长和巿人大代表会议直选的日子世应该不远了。

否则一国两制为何不是永远的制度,而要设上五十年的期限呢?简单地说,香港的政改进程其实也是中国的政改一部分。倡议两院制的人有没有想过这点?

若依他们的建议岂非日后全国各地的人大都要搞两院制?还是五十年后只有香港的人大继续用两院分议的制度呢?他们试图改变的,不只是《基本法》的有关规定,还是未来中国的政治体制。难怪有传言说中央不接受这种古怪的主张了。

此外,从世界潮流来看,英联邦国家的上议院原来就只是个「权力有限公司」,近年还日益遭到削权,理由是上议院议员再怎么精英,其产生方法到底是不民主的,那些精英们的资格始终也是成疑的。所以现在的英国上议院,除了拖延下院立法议案,以增加公众讨论时间之外,剩下的就只是礼仪性的装饰功能了。

可见香港一些号称「亲中」实则保守的人力主立法会两院化,不只不符合香港社会现实和世界潮流背道而驰,甚至违反了中央精神。他们这种主张的真正目的,无非就是想保住既得利益,继续功能组别这套各别业界和集团的特权垄断机制罢了。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