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风险社会

甚么最容易引起百姓的恐慌?那就是他们的日常生活不再日常。他们天天呼吸的空气,每日进食的食物,乃至于身为一种生物所必须仰赖的水源,这一切都不再可靠可信,不能再不加思索地呼吸,不能再不带疑问地放进嘴里。

日常生活失衡的可怕尤甚于传染病的爆发,因为它颠覆了常民生活的基础,而确保这些基础可靠乃是一个正常国家应有的责任。

简单地说,这是国本所在,没有一个政府可以对此掉以轻心,没有一个政府不心急于致力这种日常生活的可信稳定。

不过,即使是这么简单的任务,在我们这个时代也变得非常艰巨了。

德国社会学家贝克(UlrichBeck)把现代社会描绘为一种「风险社会」,意思是工业革命以来,科学技术不只成为主要的经济生产力,还是社会生活各个层面的骨干,我们的衣食住行都越来越离不开科技。但是科技就其本质而言总有未知的一面,也总有失控的机会。

当初人类发现煤和石油等地下矿藏可以成为巨大动力的时候,可没有谁会想到它对空气的污染竟然可以达到破坏整个生态系统的地步;同样地,当整个世界的运转都必须依靠计算机和互联网,它因中毒而瘫痪乃至于在一瞬间瓦解世界秩序的机会也就更加令人恐惧。

科技的不确定带来的风险业已成为现代世界的核心问题了。

早期工业时代的政治基本上绕着财富分配的问题转,政治要解决的就是怎样公正合理地分配财富,和随此而来的各种地位福利;大家莫不争取最大份额的财富,越多越妙。

但是风险社会的政治处理的则是风险分配的问题,所有人对风险的态度是避之则吉,唯恐自己生活的风险太多。与工业时代的财富分配政治一样,风险社会的风险分配一样有阶级的问题。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