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陈方安生出来做什么?

正如蔡子强兄所说的,近日香港政局真可说是「波谲云诡」,相当耐人寻味。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十二月四日25万人争取普选大游行之前,先有45条关注组正式组党,后有陈方安生高调参与游行,这两件事对未来的形势有何影响?二者之间又有没有联系呢?

先谈45条关注组在大游行宣布组党,从时机上讲实在是再对也没有了。自从「大状党」在03年七一大游行一炮而红之后,他们可能食髓知味,了解到群众运动的魅力和造势的能量,发现游行原来可以变相地转换成庆祝组党的集会。对整个民主运动而言,45条关注组诸君无异于为社会注入了一股形象高洁的清流,可喜可贺。问题只是对于其他民主党派会不会造成冲击。

相对而言,45条关注组的弱点之一正是形象太过专业太过高级,略有不食人间烟火之相。且看其公布的成员名单,除了廖银凤等少数基层代表之外,恐怕都是平均学历硕士以上的专业人士。而梁家杰更不讳言在入党人选的资格上「有要求」,且不忘强调自己「大律师的背景」怎样影响了理性思维。一不小心,这就容易变成脱离群众和自高自傲的表现了。试想,如果基层民主派如「阿牛」曾健成等发起大规模入党运动的话,难道要先考「语文基准试」不成?

好在他们党团立法会议员里面还有一向左倾的张超雄,不管这是为了要凑成「关键六票」等策略性思维的结果,还是真正的理念相合,到底也是良好信号。两种情况里面,我宁愿相信这是真正的理念同盟,理由是在反对取消遗产税、争取最低工资和标准工时等议题上,「大状党」都令人惊喜地站在基层的立场。大概是有了从政经验,接触到了香港社会的现实。

因此就意识形态而言,45条关注组有倾向社会民主党的势头,同时保留了精英问政的色彩,可说全方面包抄了民主派第一大党民主党的路子。相应于此,民主党该怎么走下去呢?论中产,是斗不过45条关注组的了;社会经济政策向左倾吧,现在的大状党也不让你专美。最可见的道路是紧抓中国轴线,更往支联会一翼靠拢,以区别开45条关注组和中央政府「有偈倾」的印象。不过对很多民主党温和派来说,这条硬派路线或许是个很不现实愈走愈窄的一条路。分析下来,民主党实在有被「并吞」的机会,反正「大状党」也亟待发展基层党工和地区网络,民主党确是个现成好「猎物」。

不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二四大游行的最大赢家居然是临时杀出的前政务司长陈方安生。说到这位「香港良心」,我在电台主持节目的时候就曾屡次表达相当有保留的看法,现在也就不怕冒天下之大不韪,再补充几句。陈方安生出任高官数十年,从未表达过任何追求民主普选的公开言论,更不用说有什么实际动作。她「香港良心」地位得以确立的转折点是与董建华不合,被迫离职。由于当时的董政权几成香港公敌,凡是敌人的敌人,自然就是家的朋友了。

这数年来,陈方安生不时发表言论,才逐渐成为追求民主的市民的同路人。直到一二四大游行,其所至之处莫不人头汹涌,主办单位要动用十人结成人圈保护她行进,风头一时无两,甚至被封上了「民主之母」的称号。司徒华先生奋斗数十年方有今日为人敬仰的地位;李柱铭为了争取民主四处奔波换回一头白发,才被称为「民主之父」;就算刘慧卿也屡战街头博回「街卿」的恶骂;如今陈方安生华服锦衣出来游行了半截,就成了「民主之母」,岂不划算?如果曾荫权不竞选连任,两年后跑出来争取中国普选,大概又是「中国良心」了。

饶是如此,当今的政改死结却只有陈方安生一人能解。以她的精明智慧,选择在时节出来用一个「普通市民」的身分参与游行(请注意03年七一游行针对的是「国安」法律,这回则纯粹是香港人自己争取普选),又有风声早传又开记者会,被问及是否重返政坛时又答曰「见步行步」,论者普遍以为她志在千里,甚至有问鼎特首宝座的意思。

但这里的不通之处有二:一、如果陈方安生要选特首,只有政府的政改方案通过才有机会,拿目前800人选委会的结构来看可谓毫无胜算。二、陈方安生参加游行,高调表态,岂不是与中央「对干」?没有北京的祝福,想当特首可不是难上加难?

所以检视一下当前形势。从争取普选的目标来讲,香港人要的是清清楚楚的时间表;但从民主派发展壮大的实际角度来看,政府的政改方案则相当有利。所以泛民主派当初争取的是修改政府方案,不放委任区议员一关。只是后来形势逼人,一众泛民议员被架上道德梁山,最后更与25万人直奔政府总部。在这个局势底下,没有统一领导,各自分散的民主派就算想妥协,也没有哪一派敢先跑出来给石头砸。除非有一位「共主」或精神导师适时出现。

当今之世,除了陈日君主教以外,还有谁比陈方安生更有道德地位和号召力呢?且看一二四游行日,她可说是在验收「市民的支持与爱戴」,声势达到顶峰。如果政府真有第二方案,如果政府真有一套模糊的路线图并且去掉委任区议员,陈方安生又愿意「无奈」地接受的话,恰巧在此时组党的45条关注组6席议员该怎么办?泛民主派又会不会「顾全大局」?

请留意陈方安生只说争取普选,只说要有时间表,对于方案本身却没有表态否定。又如果她只甘于做民主运动的精神领袖,甚至「传奇烈士」的话,游行当日又何不一游到底直捣黄龙呢?假如陈方安生真能公开接受修改后的政府方案,不只泛民有了转圜余地,她能正式就任「民主之母」;就连中央政府也不得不收这份大人情吧!如此一来,民情的支持有了,政改开拓出来的参选空间有了,就连北京的祝福也都拿到半份。水到渠成,谁曰不宜?

接下来则是考验曾荫权真正质素的时候了,不让步的话不只与民为敌,而且也有违情理;让步的话则等于为自己增添一位连任劲敌。左右如何,甚难决定。

对中央而言,下一届特首选举如有全港取得最高民意支持度的两个人对决,实在是最佳戏码,哪怕还有「外国势力」指手划脚说你不民主?至于我等上过街流过汗的庶民,唯望各方精英以苍生为念,但愿陈太经过民意感动之后也能真真正正地蜕变为民主女神,不要忘记我们这25万人的赤子之心。

【来源:明报-笔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