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小心暴力

原来和香港一样,其他主办跨国大型经贸会议的城市在会前也会有各式各样的暴力传媒。比如说加拿大的魁北克,它是二○○一年美洲国家高峰会的东道主。一个打算和儿子一起去抗议北美自由贸易协议扩大了贫富差距的母亲听到了传闻:「如果我去魁北克,我儿子会不会被喷洒胡椒?」另一个渥太华的小学老师则说:「我很担心自由贸易会造成教育民营化,我想去参加魁北克的示威活动,但是安全吗?」

近年声名响遍「反全球化运动」的加拿大作家娜欧米.克莱恩(Naomi Klein)不断跟踪和参与一场又一场的大型示威集会,持续报道国际货币基金会、世界银行和世贸遇到抵制的详情。《破窗》(Fences and Windows)是本2002年出版的旧文集了,但它还是能够起到很大的参考作用,让我们看到那些「暴乱」的真相,认识那些游走全世界的「暴徒」到底是谁。

真相其实很简单,那些千里迢迢绕着全球跑的人根本不是暴徒,正正相反,他们才是暴力的受害者。例如有个种油菜的欧洲农夫,他要抗议世贸组织太过保护知识产权,等于向平民横施暴力。为甚么?因为「孟山都」公司有架运满基因改造油菜种子的卡车在经过他的田地时,掉了一些混在他自己的农作物里。从这个农夫的角度看,这叫做基因污染,改造过的油菜籽污染了他的有机油菜籽。从「孟山都」的观点来说,农夫透过这批作物赚钱却是侵害它的专利产权。最后法院接受「孟山都」的说法,这位农夫被控偷窃,要赔两万美金。

包括这个农夫在内,来自世界各地怀抱着不同目的的人,凑成声势浩大的「反全球化运动」。但是所有他们到访的城市都把这些真正的受害者描述为「暴徒」,而媒体关于他们的暴力传闻,根据娜欧米.克莱恩,大部份都来自当地保安部门。的确,是有一部份人会用石头砸麦当劳;但还有更大部份的人只不过是想阻塞交通,静坐在会场入口,好阻挡会议举行。但是警方总是分不出暴力和公民抗命,甚至拒绝作出这种区分,把所有用公民抗命方式示威的人都看成「搞事份子」。

于是胡椒喷雾、水炮和塑料子弹一一登场,于是警方总是先行一步去封锁示威人士的集会中心不让他们出门。当然事情怎样发展下去就不难想象了,双方的追逐战正式开打,有人流血,有人被捕。在电视上看到一片烟雾和喧哗的我们,很自然地就会把一场运动看成暴乱,而忘却让它变成暴乱的往往就是警方。

自从西雅图之后,各城的保安部门学精了,懂得利用这种媒体造成的印象,先吓倒所有本来打算参加游行的人,例如开头提到的那位母亲和老师。不过香港和其他城市还是有分别的,在魁北克那场会议之前,娜欧米.克莱恩和麦克.翁达杰(Michael Ondaatje)等六千多名加拿大作家、学者、法官、律师和演艺人士联署了一封公开信,警告当地警方不能对示威人士采取警察暴力。

【来源:苹果日报-牛棚读书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