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如果.爱风雨兰

「风雨兰表面柔弱普通,但她却能够经历风雨,在夏季风雨后的野外灿烂迎风。风雨兰正反映女性坚韧的生命力,我们相信强暴无损女性的自我价值,遭受性暴力的女性仍然充满力量和希望。」这是民间组织风雨兰在服务简介上的自我介绍。

我没有见过风雨兰,亦根本连是否有种植物真的叫做风雨兰都还未弄得清楚。可是,我仍十分关心风雨兰如何渡过眼前这次风雨难。

应该说,过去十年八载,关注妇女性暴力协会都在风雨难之中。自「四个女人义务出钱自力,自发经营一条24小时强奸热线」开始,她们便胼手胝足协助受害人渡过难关,让受害人体会到人间还存温暖,受过伤仍未损自我价值。协会在五年前获香港赛马会慈善信托基金赞助成立全港首间性暴力危机中心—风雨兰。她们作为服务的协调机制,以一站式提供辅导、医疗、法律及其他适切支持,令受害人不用奔走多个政府部门求援,减低重复自己惨痛遭遇而造成的进一步伤害。

这个每年经费220万的风雨兰,五年来服务过800名受害人,到了今天,将在12月31日之后就因资助完结而陷入财政危机,甚至有关闭中心的可能。她找来了社联、社总、社协的支持,也得到立法会福利事务委员会的一致通过,要政府拨款支持动议,但政府的态度岂料比大风大雨更伤人。官员遗下的,始终都是冷冷淡淡的一句「会强化现存服务」官腔。

220万对任何一个高度资本主义社会来说,都是小数;它可能仅仅等同于放一场烟花,或一次甚么艺术节、体育节和万人盆菜宴,但偏偏政府就不闻不问,只以「现存服务」来补足遗落的专门服务。为何会如此?

说穿了,都是政府的「综合化家庭服务政策」在作祟。政府要撑的,不是220万,而是长官意志浓厚的综合化服务方针。本来综合化与专门化是学理上的热辣议题,各有利弊,但在长官意志下,就成了许胜不许败的零和游戏。早前有关闭单亲中心而要单亲家长受苦,现在又有性暴力的受害人要面对寒冬。

政府的硬心肠,不单是对人、对服务,也是对那些由民间自发的善良力量。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