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现实的经济学

这个世界真是有趣,有时候一些过去被人狠批的谬论现在换到了批评者的嘴里,却又成了没有问题的真理了。例如一些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就很爱说一个没有贸易壁垒和保护政策的世界「最终」会变得更富裕;一个政府不做太多事情的国家就算有暂时的贫富差距,但「最终」还是会让全体国民受益。如果你拿一些数据和事实出来反驳,说不是吧,在这段政府退缩,壁垒下降的时期里,会有很多人失业,很多人生活无的。他们往往响应:「短期之内或许会牺牲一些人的利益,但『长远而言』是会变好的」。

现在全球每六秒有一个人饿死,我实在不知道那「长远而言」「最终」出现的盛世到底是何时?从前共产主义最受抨击的一点,正是他们总是预许一个最终出现的乌托邦,然而「最终」却像一个永远来不了的果陀。每当被人批评经济表现呆滞,革命暴力太多,信心满满的共产主义信徒总会说:「等瞧吧,『长远而言』,世界是会变得更好的。现在的问题只是革命尚未成功,资本主义国家仍在苟延残存罢了。」通常这叫做「教条主义」,时髦点的说法是「基要主义」(fundamentalism),意即盲目相信理论,不顾现实。

过去几天大家都见到了浩荡的示威场面,知道了有关世界贸易组织的各种争论,也了解到有一种主张叫做「公平贸易」。例如富裕的农业出口大国不能一边叫穷国开放市场,自己却大力补贴那些富得流油的农产品企业。表面上看这是最符合常识的交易观,你出半斤,我给八两,公平得很。同样地,世贸的协议也该如此,一条规矩一种原则,要守就大家守,要不跟就大伙都拉倒,谁也不该偷换概念暗渡陈仓。

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史蒂格利兹(Joseph E. Stiglitz)近年来屡次怀疑「全球化」(准确地说,是新自由主义引导下的经济全球化),乃主流经济学家中的异数。他和另一名学者Andrew Charlton的新著《Fair Trade For All》本是呈交给联合国的报告,最近赶在香港世贸部长级会议之前出版,就是想告诉大家什么是真正的公平贸易,同时挑战新自由主义的教条化。

简单地说,如果真想解决全球贫富差距的问题,如果正面面对发展中国家的现实,经济学也不能一本通书讲到老。贸易是有利于经济发展,贸易条约也应是公平的,不过公平并不意味所有人得硬性地接受同一项规则。两位作者举出东亚和拉丁美洲的例子说明贸易自由化不一定会带来经济发展,国家的干预也不一定导致经济的衰退。各个国家的政治和经济状况皆有不同,产生的困难不一样,药方又怎可能只有一道呢?所以公平贸易首先要搞清楚的,就是公平的起点,能够应用在富国身上的规定,不必然立刻就能加给还没有条件的穷国。这当然不是新自由主义的公平贸易观,但却是看到现实知道短期的清醒态度。

【来源:苹果日报-牛棚读书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