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记者只是旁观者

在过去一个礼拜的世贸报道里,发生了一场很有意思的争论。很多追访示威场面的主流传媒一次发现有一群「民间记者」挤在他们身边,有时候拍照录像,有时候又突然参与游行喊起口号。

他们到底是甚么人?自称记者可以既参与游行又同时「客观地」报道吗?一般的新闻学训练很强调传媒的中立客观,记者最好是事件的旁观者,而非介入其中的行动者。

就好像一些动物纪录片把羚羊和小北极熊拍得非常可爱,在在令观众移情动心;但是每当羚羊遇上虎口,白熊病垮在雪地上时,拍摄组还是不动声色地守在一旁,丝毫没有施以援手的意思,就这么看着片子的主角死去。

这个问题可以谈得很学术化,比如说一个不干预被观察活动的观察者是否可能,这是量子力学还测不准定理的经典故事。回到现实的例子,就是记者们的存在,会不会影响游行人群的行动。

很多在中东地区工作过的前线记者都知道,每当自己拿着摄录机,一些反美示威者就会很有组织地排成扇状包围上来,使得画面上出现一片人山人海群情激动的样子。实际上整条街可能只有不过十人左右晃来晃去,一见记者才开始堆上来又叫又跳,路面的大部分其实是没甚么人的。

所以媒体确实很难只是事件的旁观者,他们还会改变事件的发生形式。以过去几天反世贸会议的示威为例,大批的现场记者根本就成了示威中的重要角色。

为了防止伤及这批旁观者,比较激烈的南韩农民要特别拨出人手拦开他们。而当警方施用催泪弹、水炮和胡椒喷雾的时候,记者们还会成了无辜的受害人。

因此我们会看到报纸上有报道说记者们怎么被袭,警方无区别地使用暴力云云,原本只能是事件描述人的记者顿然成为事件里的角色。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