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不是太天真,而是不够悲观

政改方案的争论来到今天,最令人悲伤的不是07、08政制原地踏步,也不是政府不肯再让步,而是双普选根本不可能在2017年实现,许多上了年纪的老人家想在有生之年看到普选这天的机会变得非常渺茫。特区政府在周一提出的修订方案,建议自08年起削减三分之一的委任区议员,到了2011年还要看情况是全面取消委任议席,或者拖至2016年才「一个不留」。要知道政府原先拿出来的方案里面,最最令人无法接受的正是这个委任区议会议席。

回归之后,董建华政府为了要把香港的政制发展弄得符合所谓「循序渐进」原则,硬生生把早就取消了的区议会委任议席重新安插回去,就像逼一个大学生从头读小学课本,理由是他忘记了当年健康教育的部分教导。然后又横刀砍掉了市政局和区域市政局这一层实权比立法会还大的民意机构,一方面消减了香港的民主执政成分,另一面制造了香港政治人才发展的断层。这一切都可说是倒行逆施,全无道理。很多人之所以无法全心信赖今天高调站出来支持民主的陈方安生,原因就是所有这些逆反民主潮流的举措,正是她在政务司长任内的政府作为。如果她真要献身民主大业,首先就该为这些往绩道歉,或者至少有个说法。

区议会里有政府委任的议员,其荒谬可叹之处已有众多论者说过,不用我赘言,再多的「实践经验」也是讲不通的(比方说被委任的议员也很卖力,比直选议员还专业云云。这种讲法犹如说帝制中国时期也出过不少勤政爱民的好皇帝,所以应该保留君主制)。一直以来,这些议席的存在被认为是中央政府不放心香港人的表现,深怕一旦缩手,没有自己人支撑,政局就会「大乱」。所以其存续与否,说明的是中央政府对香港民主化的态度。

包括我自己在内的30多名文化人、评论人与学者近日联署的声明,主要针对的就是区议会委任议席。一有委任成分,全盘政改方案可就真是名副其实的倒退了,在现有选举方式里加入了最赤裸裸的种票机制,把政府的自己人间接送到议会之中,是「一粒老鼠屎搞坏一锅粥」这句俗话的经典示范。

我们这批人不把普选时间表和现在这份政改方案硬性地直接捆绑起来,与泛民主派议员们的最大分别,不在原则,而在政治判断。我自己一向认为香港的普选时间表不止是香港自己的事,也是中国政府的政改进度表。详细理由以前在此说过,简要地讲就是「一国两制」是个有时效性的设计,它最终是要和内地政制融合的。而根据《基本法》,香港却又终将实现双普选。因此我们可以推论香港的普选时间表也是一份中国地方政府大动民主手术的时间表。所以我很难相信中央政府可以仓卒地在短短两个月间,应香港议员们所请,拿出一张涉及它根本权力变化的香港普选时间表。

至于什么时候才会有这份时间表,这份时间表的日期怎么订,则又是另一个政治判断的问题了。有些人很悲观,不能想象共产党愿意自行释放权力;还有些人很乐观,觉得内地变化一日千里,政治改革已到了不碰不行的关头(请参见梁启智先生昨日在本报论坛版发表〈2017中国政改时间表?〉)。但不论你怎么判断,政府就政改方案提出的修订无异说明中央政府这一刻是不打算让香港在2017年实施双普选。理由很简单,连委任区议员这种「最低安全保障」它都要婆婆妈妈地可能拖到2016年才全面撤除,2017年立刻双普选的可能性又有多大呢?2012年普选就更是痴人说梦了。可见这一阵子「中央其实批准定出时间表」、「2012年能够先选特首」等各种风声,纯系不可靠的烟雾,徒然制造盲目的乐观情绪,不宜过分听信。

有些朋友如吴志森兄和马家辉兄觉得我们这些联署声明的「温和派」太过天真,恕我不能同意。原因是我们的判断不是基于纯粹的理想,而是来自政治的现实,错就错在我们还不够悲观。

【来源:明报-笔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