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主观的媒体

再用动物生态纪录片为例,尽管大部分的摄录者都不会介入,看着他们拍摄的可爱主角受苦生病甚至死去。但是整条片子的讲述方式还是叫观众生怜爱,甚至坐言起行付诸行动与保护生态的大军。

媒体虽云客观中立,实有立场角度,是现代传播学里的公论。且看香港的大小报纸和电子传媒,左右立场异常鲜明,剩下的中立派其实不是要无预设地中立,而是在左右拉锯的空间中寻找到一块位置罢了。

以12月17日发生在湾仔的「骚乱」为例,有报纸用「香港沦陷」为头条标题,也有的用上「最长的一夜」,不同标题说的是很不一样的故事。基于这种认知,二十世纪七一年代的欧美遂兴起了「公民新闻」运动,或曰「新新闻学」,其特色在于直接承认新闻报道必有立场必有预设,然后循着这个鲜明表达出来的立场作出「报导」(有导向的报道)。

它和传统新闻的最大分别在于后者虽有立场,但倾向以「客观」的面目掩饰;前者则主张直接铺陈立场,可以让受众自己清醒地判断,不受欺蒙。好些国际知名的「探究型记者」如JohnPilger都以这种态度,写出了很多脍炙人口可以流传的名篇。尤其他们毫不虚饰自己的态度,作出的报道夹?夹议,容易激起争辩,反而更有利于受众对事件的认识,使他们从被动的接收者转化为主动的思考者。

毕竟,客观是从相对主观的争说中逐步逼近的一种状态。流风所及,其实主流媒体也深受影响,很多记者也开始毫不避讳地把「新新闻学」更是生出了许多变体,其中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媒体行动」。

这种媒体出现的前提是当前世界各地的主流媒体要不是处于官方的直接操控下,就是由巿场中的商业逻辑摆布,二者都会因为特殊的利益和取向忽视了很多未必不值得大家认识的事实,甚至还会刻意扭曲了很多事件。而媒体行动则是一种介入社会运动,或者由社会运动引发,把主流传媒漠视的弱势声音表达出来的媒介行为。它们是社会运动的一部分,采用的运动方式就是把媒体看作影响社会的工具;它们也是一种媒体,将一般媒体上隐形消音的东西表达出来。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