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圣诞老人来了

每年此时都会有人批评圣诞节的商业化,在它漫长的迁徙过程里,去的地方越远,原来的宗教意涵也就越淡。换个角度来看,这或许也是它成功的地方,可以在不同的时空底下不断变身添装,让原来一种信仰崇奉的日子变成世界不同角落的人皆可投身参与的嘉年华,而且开足整个月。圣诞节的厉害,是它强大的吸聚能力,使得树木、白雪和一些颜色都被它的光环包围笼罩,重新冠名成为圣诞树与白色圣诞。

当然,还有圣诞老人。英国的旅游作家Jeremy Seal赶在这个出版旺季推出新著《圣诞老人》(Santa : A Life),不失为一个圣诞好礼物。这是本游记也是部传记,作者从英国出发,一路追寻圣.尼古拉斯(St.Nicholas)的足迹,看他怎么变成我们熟 悉的圣诞老人。若说是传记,本来有点勉强,因为圣.尼古拉斯这个人物生前没有留下片言只语,甚至他的生卒年份也不可确考,所以关于他的记载皆来自其身后250年的一份文献。所以Jeremy Seal写的不是这位真实圣人的一生,而是那个比真人生命还大的偶像的传奇。

尼古拉斯还活的时候,是土耳其古代基督信仰运动重镇安提阿的一位主教。他既非芬兰人,也非瑞典人,他是个皈依基督,有点瘦有点黑的希腊人,生平没有什么值得一记的大事,只是信仰虔诚,乐善好施。倒是死后屡传神,最出名的一回是为一个穷爸爸解决了三个女儿的嫁妆问题,传说他应祷显灵,在三只靴里装满了金子。

奇的是尼古拉斯遗骨会不断释出「马纳」,与耶和华降给以色列人吃的那种白色食品不同,这种「马纳」是芬芳无比的透明液体,能医百病,可保平安。一时之间,埋葬他的迈拉城成了热门朝圣地点,来人络绎不绝。中古欧洲的朝圣就是今天的观光旅游,住宿饮食和纪念品加起来可是巨大的产业。当时在意大利与威尼斯争得正烈的巴利人看了眼红,于是在1087年派人渡海来到土耳其,从迈拉的教堂强抢圣人骨骸,运回巴里再盖一座大教堂供奉,发它的朝圣财。直到今天,巴里这座教堂的祭坛居然还有「马纳」渗出。

接下来一千年的故事是个宗教文化的竞赛史,东正教和天主教,土耳其人和欧洲人,拜占庭与意大利,巴里与威尼斯,尼古拉斯在不同阵营之间流转变型,地位逐渐上升。直到新教兴起,他和其他圣人偶像一起被扫出教堂,沦落街头。被奉为商贸守护圣人的尼古拉斯也见证了资本主义的兴起,从地中海去到阿姆斯特丹,成为当地人口中的「Sinterklass」;再随荷兰移民渡过大西洋,抵达今天叫做纽约的「新阿姆斯特丹」,是这个新城的创基圣人,而且渐渐换了英文名字:Santa Claus。

如今没有多少人知道圣诞老人的原名原貌,但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红,正是拜商业之赐。1931年可口可乐为了在冬天促销,将他的样子放在运往全美国的海报上。一千七百岁的他此时长胖了,留着雪白大胡子,还穿上红长袍戴了顶红帽。

【来源:苹果日报-牛棚读书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