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洋节还是土节?

中国近年有个怪现象,每逢社会出现甚么热潮,就有些专家学者出来要大家「警惕」、「防范」。「超女」很红要警惕,「韩流」很强要防范,最近得小心对付的新潮流是「洋节」。

自从中国走向巿场经济以来,传统节日商品化的趋势日益明显,从中秋到春节,莫不成为商人促销的大好借口。在成熟的资本主义社会里面,节日期间本来就是零售和服务业的旺季。例如圣诞节在美国简直就是一个经济指标,如果圣诞前零售业的营业额不如理想,餐馆位置订得不够满,就表示来年的消费信心乏善足陈了。中国不是基督信仰传统特别深厚的地方,但是看在钱的分上,圣诞节也就渐渐成为改革开放后的新兴节日,是很多行业增长的助燃剂。一时之间,年轻一代的城巿人口趋之若鹜,红火得不得了。结果又有先天下之忧而忧的学者不干了,例如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的金宜久,最近就发表文章要大家在麦当劳和圣诞节前保持「民族气节」、「民族自尊」,不能过分媚外,「为外来文化的入侵和渗透提供了时机、环境和条件」。

这种思路又是中国「和平崛起」之后的另一种怪现象,那就是几乎任何事都能提上「民族气节」和「民族自尊」的高度。乍看之下你可能以为我们还活在义和团声威正盛的年代,又或者是塔利班治下的阿富汗,对任何外来物都得小心警惕,大力防范。稍通人类学和文化研究的人都知道,节日与所有其他文化现象一样,有它传统原生的社会背景,但也有它驳杂不纯的一面。与人相似,节日是会旅行和移民的,端午与中秋不就从中国旅行到了东亚多个地区,甚至在韩国等地落地生根吗?

节日一旅行,一到了另一个地方,如果成为当地人可以参与的一件事,这个过程既不是单向的侵入,也不是纯粹的渗透,而是双向的糅合和杂交。没有本地人自己的诠解和认同,外来节日是扩展不了的。以香港为例,过圣诞节的方法就很像日本人,把它变成另一个情人节,是情侣们求爱享乐的好借口。

在香港凡事都喜欢倒数的奇特习性底下,青年们更会在平安夜的最后十秒倒数,然后集体大喊Merry Christmas。如果让一个习惯了平安夜要去教堂,圣诞节得在家里与亲友祥和度过的老外看见这种热闹场面,真正要高喊警惕防范的恐怕是他,而不是我们。圣诞节已经成了一个全球化得最成功的节日,或许还比不上元旦,但起码要比五一劳动节受欢迎。但它却绝对不是甚么西方文化入侵大军的先锋,因为在不同地方它就有不同的被驯服方式。金宜久先生精研宗教学,想必也知道12月25日这天根本不是耶稣的生日,这天根本是古代欧洲异教的传统节日,在基督教从近东北征欧洲的这段经历里,到底是谁征服了谁,实在难说得很。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