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Bono的启示

和世界首富兼第一慈善家比尔.盖茨同登《时代》杂志年度封面人物榜的波诺(Bono),他所属的爱尔兰乐队U2本来就以社会关怀和社会良心知名。

我第一次知道英国当年在北爱尔兰惨烈的镇压活动,就是从他们的歌曲《Sunday, Bloody Sunday》听回来的。九十年代初我在美国波士顿一个体育馆看到全场人士向首次到访的南非曼德拉致敬(那时他还没当总统),大家高唱的就是U2描写种族隔离政策的一首名曲。

与大部分中港台的偶像歌手不同,波诺的演艺工作和他业余的公益事业是分不开的。他不会在一场为非洲国家呼吁减债的演唱会上大唱失恋的苦楚,我们的偶像要是为「希望工程」筹款,有多少人找得出真正和山区小孩的生活有关的歌呢?

波诺近年致力于最落后国家的灭贫工作,他不只是为贫民撰歌鼓呼,也不只是搞了一个大型演唱会筹款,而是直接卷入国际政坛。他和罗马教宗闭门座谈,赶到机场截住美国国会领袖,念兹在兹,全在为穷国减免外债一事之上。他不只是个热心的歌手,还被当成专家,2003年出席在纽约召开的世界经济论坛,对着各国领袖演说,2005年在欧盟会议上宣传「让贫穷成为历史」。

这些大人物为甚么要理会一个歌手呢?第一个答案是老式的逻辑,和明星站在一起有助于增加自己的亲和力,百姓们看了舒服。这就和公益机构找明星代言人打知名度一样。不过一般政客和明星们拍照握手,通常只是表达谢意,多谢你为我们这个地方的小孩病人唱歌,绝不会把你当成认真的伙伴。可是波诺不一样,他随口道出的数据足以令很多国会议员汗颜,原来这个戴墨镜的小子真懂。波诺不只会唱口号,他注重事实,用他的话说:「事实是美丽的」。

《时代》补充一句:「但只有波诺能令事实唱歌。」他带布殊去访问乌干达的艾滋病中心,先请病童们合唱一首《美丽的美国》镇住刚进场的美国总统,再找一个妈妈出来哭诉高昂的药费如何夺去她儿子的生命。铁石心肠如布殊,也忍不住上去抱住她,回国后宣布向四十万非洲艾滋病患者赠药。

波诺能用技巧使事实歌唱,但前提是他知道事实。我们那些用过场的态度来搞慈善的明星,在他面前还是群小学生。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