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放下屠刀

不管以色列总理沙龙的病情可以恢复到何种程度,他都不再可能回到政坛,所以以色列的「后沙龙」时代已经正式开始了。回顾他这一生,也实在有趣,初头是个强硬的鹰派,到尾却被认为是背叛犹太人的软弱分子。

美国知名的极右派「电视牧师」罗伯逊甚至在节目里说沙龙中风是「上帝的惩罚」,因为沙龙撤离部分犹太殖民点,违反了上帝要犹太人住在以色列地区的旨意(罗伯逊上一次的伟论是要美国政府暗杀委内瑞拉的反美总统查维茨)。

但是另一方面,伊朗的狂人总统艾贾尼耶迈贾德不久前才声称以色列是个该从地图上消失的国家,最近则公开为沙龙的病情叫好,也说是「阿拉的惩罚」。到底沙龙是个甚么人,竟然要劳动两大宗教的真神出来处分他?

年轻一点的读者看最近的新闻,大概会觉得沙龙是个爱好和平的鸽派,因为他不顾执政利库德集团中同志的反对,坚决单方面把犹太殖民撤出加沙地带,还给巴勒斯坦人治理。几个月前那些犹太殖民抱着待拆的家门不去,聚在礼拜堂里哭爹喊娘的情景,令人印象犹新。为了贯彻他「以土地换取和平」的计划,沙龙甚至脱离利库德集团,出走另建前进党,和平战士的形象在西方主流传媒甚为耀目。

但是上了年纪的,当会记得沙龙有个「贝鲁特屠夫」的外号。话说一九八二年,时任国防部长的沙龙早就是个身经百战,令阿拉伯人既恐惧又痛恨的悍将,为了报复巴勒斯坦「恐怖分子」的袭击,他在九月十六日写下了现代史上恶名昭彰的一页。当天清晨,他派以军包围了黎巴嫩首都贝鲁特的两座难民营,封闭一切进出口,然后任由以军支持的武装分子「长枪党」入营肆虐。那一天从早到晚,总共死了数千个难民营的「恐怖分子」,包括一堆老人、幼儿以及被轮暴过的女子。这血腥残酷的一天,史称「沙提拉和沙巴大屠杀」。

这场屠杀,即使是以色列国民都觉得受不了,遂有数十万人上街抗议。后来以色列成立「独立」调查小组,沙龙的下场只不过是辞职,暂离政坛而已。

沙龙从一个屠夫变成晚年的鸽派,说明的不是人的性格转变,而是一个政客只要掌了权就得面对现实。反正巴勒斯坦人是杀不尽的,不如趁早与之和平相处。所以香港富商又何须害怕民主派上台会搞福利主义,畀盘数佢?,他也得面对现实。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