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政府新血

传闻刘细良与何安达都会加入政府,成为「曾班子」的新成员。一时之间流言四起,风声不断。

很多人把这个消息放在泛民主派与政府的关系上理解,于是要不把它解读成政府进一步打压民主派,欲取知己知彼之效的策略;要不就看成是政府立意告别董建华时代敌我二分的路线,门户大开不问左右的新政。

其实除了把视点放在刘细良的民主党员身分,和何安达亲近民主派的倾向之外,我们还可以注意这两人的年龄,尤其是刘细良。

刘细良已经是四十岁的年纪,若在其他地方,说不定早就可以当上高官了。远看英国,传说老大的保守党前两个月才选出了三十九岁的戴维甘马伦当主席;近看大陆,四十多岁当上了地方一把手的,亦非罕见。

为甚么香港的刘细良当年二十多岁加入民主党,就成为研究部主管,却要浮浮沉沉十余年才坐上中央政策组顾问的位子呢?

和刘细良同期的「民主党少壮派」,有的现在还是区议员,等着排队进立法会;有的干脆销声匿迹,不见踪影。

这正好点出了香港政坛乃至其他领域的关键问题,就是血液循环系统出了毛病,新陈代谢不良;总有些人坐在同一个位置不动,又总有一些人要成为「被牺牲」的永远第二梯队。

香港政治、经济和媒体的分裂不只表现在不同政治立场之间,还表现在不同代际的权力分配。

因此围绕着刘细良等二人的种种争论,看起来是政治立场的分歧,实质上也有代际「权力团块」(power block)的作用。在一些「叔父」眼中,刘细良等人的「上位」是个警号,代表着不听话也不尊重长辈的新一代开始爬上来了,所以不能不压一压他的锐气。

说来难听,这就像一群上一代的既得利益集团极力压制新人,深恐长江后浪推前浪。可是放远目光,放松心情,我们就会发现政治体系里的代际交替实在是正常不过的。毕竟四十岁才进政府,无论如何也说不上是太年轻吧!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